課金給三不館

Tuesday, June 5, 2018

轉光頭貼:《讓子彈飛》

嗨,我很好,休息真好,不,不是復出。口癢而已。

全國愚民自欺欺人捐錢救國,是政黨的一種洗腦手法,就是要你們參與,參與了,你們就會認同他們所做的一切,邪教都是用這種方法的。當然,你有權相信一兆國債是真的,更有權去相信靠捐錢和繼續更大量的補貼馬來人可以減少國債。

看連串的典型老馬大戲,看新任財長如同小丑喧嘩取寵信口開河,看內閣如同虛設由長老會操控,一切不需國會和法庭由老馬說了算,和『買貴哥』出任反貪主席等,那群畜生沒有出聲,卻攻擊法家,原因就是,他們不能面對法家過去的指責變成事實的可能性,所以要轉移視線掩蓋希盟的不安。

法家能夠比他們站得腰板挺直,因為我們的原則始終沒有改變。不管以前支持火箭,到後來推動廢票,還是支持第三勢力甚至馬華來倒火箭,我們的最終目標都是反老馬,維護華社尊嚴,和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

為何這些畜生那麼怕我們?罵我們比罵巫統和馬華多?

第一,他們贏是靠背叛華社和出賣原則贏的。是馬來票捧他們上去的。火箭簽署了強化馬來特權的宣言,這點是以前連馬華都不敢做的。真不明白賤粉對於甲州的土地事件吵什麼,那時法家早就指出來了啊,可是畜生不懂人語啊!

第二,如果法家說的不是站得住腳的論述,為何在希盟勝選後,法家的讀者卻越來越多?追隨者凝聚力越來越強?

馬華現在形同銷聲匿跡,弔詭的是,希盟已經是執政黨,卻如同反對黨般的到處咬人,文棍重點攻擊法家,難道,法家已經成為華社最大的反希盟聲音?

弟兄們,stay low,買花生,休息下,評論鬥爭沒錢收的,不要去和畜生在留言區罵戰。記住,要完全完全撤退!讓留言區只有畜生捧老馬的反智留言,讓反對聲音出現真空,讓子彈飛!因為我們所預言的弊病慢慢開始出現了。馬華不在了,他們在找稻草人。沒有稻草人,他們才會咬自己,物極必反的定律才會出現。

現在有人羞辱法家,就是要你們反擊,做他們的稻草人。黃師傅是性情中人,他沒權替馬華拉票嗎?我就撐他跪票!丘光耀那隻狗對老馬,比跪還要賤,根本就是舔了,U 轉回來舔,舔了都沒一官半職,還在自吹自擂,說改朝換代是靠他的,才是真的好笑啊!

我們不需要為那些刷存在感的人生氣。這些不過是為了維護主子而扭曲事實的走狗。捧老馬是他們一生永遠不能面對的污點。他們只能靠抹黑我們和 Spin來壓制羞恥感,和企圖抹去歷史。

當大多數的人都是不能思考只懂謾罵的喪屍,你只能冷冷的站在一旁看他們瘋。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Bye again。


Tuesday, May 15, 2018

變天只是開始

馬來西亞第十四屆大選落幕,變天成功,將執政一甲子的國民陣線拉倒,舉國歡騰,甚至有網民稱今後終於可大聲自稱”馬來西亞人“,愛國家也愛政府云云。網絡沈醉在一片慶祝氛圍,而新任政府已經悄悄行動,架起了多個沒有人民授權的”理事會“,而完整的內閣部長職位卻遲遲未公佈,徒添爭議。

筆者從來都不是馬哈迪的粉絲。他在位22年的統治下,多次破壞國家司法制度和修憲,大權高度集中首相一人,劣跡斑斑,實在罄竹難書。馬來西亞始雖成功拉倒國陣但始終擺脫不了他的陰影,令人遺憾。

我國選民質素一向低落,這次能翻盤絕不是什麼為了”救國“`“民主自由“`”公正選舉“等理念,在這片一切都是種族劃分的土地,只有從族群角度看問題,才能抽絲剝繭知曉真相,任何大愛包容`排除種族歧視的論述,皆蒼白無力,純屬夢囈。

馬來人對馬哈迪普遍存有感恩之情(尤其年長者),即使過去他當政期間,華裔被打壓和邊緣化,由於經濟上揚,社會發展飛快,許多問題皆被掃入地毯。強烈異議不是被鎮壓就是丟進大牢,加上當時媒體被嚴控,網絡尚未發達,真相易被淹沒。除了經濟效應,老馬也大打宗教牌。最受矚目的當屬引入當時領導回教青年運動的領袖-安華入閣;公開聲稱大馬是回教國家;政策上不斷回教化和回教黨競爭;對外更多次評擊美國和以色列,儼如回教世界代言人。凡此種種,都顯示馬哈迪玩弄權術相當高明,但急功近利心態,令許多催促國家發展的計畫成了大白象,族群因種族和宗教身份差異衍生撕裂,三權分立結構崩壞,都是延綿至今無法修復的難題。

希盟支持者選前不斷強調馬哈迪回歸,是要彌補和修正過去的過錯,呼籲選民給予機會,結果成功了。但老馬勝選後的舉止,是否誠如大家幻想中那樣,還需時間證實。但經整個星期的觀察,他還是原來的他,權術段數之高,無人能匹敵。首相和內政部長已屬土團囊中物,再以三個重要部長職位安撫了盟黨支持者,再以此壓制最多席位的公正黨,並架起多個理事會,裡面成員都是他當政期間的重要人物,由於部長職位尚未落實,在這個權力真空期間,理事會訂下的政策“建議”,恐怕是往後部長們難以逾越的絆腳石。

地方勢力的部署,更是巧妙。首先,拉攏昔日巫統舊部加入土團,並迅速取得柔佛`吉打`霹靂州大臣和主導權,加上東馬的砂州土保黨和沙巴Warisan很有可能加入土團,已經讓“國家大局“隱隱成了老馬的大局,希盟其餘黨派,只剩下檳城`雪州`馬六甲和森州,形勢不容樂觀。加上國陣內部正處於分崩離析狀態,巫統變弱`馬華/民政/國大黨很可能解散,東馬小黨被併入或退出,加上其他左翼小黨,如:社會主義黨和人民黨等還不成氣候,法家預言的國陣2.0很可能成為事實,這對國家未來絕非好事。

社運界應該是最快發覺問題的,在柔佛大臣課題上迅速做了快閃示威,多個評論人也譴責新任柔大臣不撥款予反對派。大馬人權協會主席安美嘉更敦促依法審核巫統的合法地位,聲言強大的在野黨和好政府同等重要。多個民間組織更譴責希盟無條件接受政治青蛙跳槽,違背選民意志。網絡也泛起一片質疑聲音,擔心新政府很可能走回威權舊路。另外,反貪會和總檢察長職位,也受到廣泛討論,傳言前任反貪會主席回鍋也引起了討伐,惟之後否定。接下來前總檢察長阿都干尼被召見,當事人會否回鍋以備受矚目。

預料接下來,局勢將會逐漸明朗。提控前朝官員的案件將不斷湧現,重組公務員架構刻不容緩,阻止小拿破崙繼續敗壞國家政策,屬當務之急。民間更應該重拾熱情,監督新政府的舉動,並對任何有可能破壞人民意願的舉止提出質疑,而非深陷“換了一切就好”的迷思。須知善於權術的政客,隨時可用手中權力顛覆人民的力量。當體制架構和國家機器重塑的權力,並無獲得人民正視,反噬只是時間問題。

任何政權交替,都是人民的勝利,但制約政府擁有過大權力,才是人民永續的功課。任何嘗試剝奪國家屬於人民的獨裁者,將得接受歷史的審判。古今中外,沒有永恆的政權,惟人民須時刻自強,拒絕崇拜任何領袖和政黨,實事求是,明辨真偽,民主和自由才會真正落在我們的手中。


Wednesday, April 11, 2018

五年一次政治嘉年華

投票日宣布之後,所有的社交`新聞媒體`個人手機傳訊,都是回家投票的訊息。我非常非常非常的納悶,如果這些“突然愛國”的人會以同等熱情,去監督我們的政府和在野政黨,關注國會動態,和任何議案通過的程序,並時刻為不公發聲,捍衛人民的權益,馬來西亞的政治就不會有今天的沈淪局面。

猶記得上兩屆大選,群情洶湧,為了要突破國陣2/3,「改朝換代」呼聲不絕於耳,我當時也沈溺其中,從搶機票/車票`到處呼籲人家投票,不斷上文章上圖,動員朋友幫忙共車,熱血奔騰。現在回想起來,不就是彌補平常不太關心政治,為了贖罪的一種亢奮情緒嗎?

由於平常不太關心任何國會議案和議員辯論,連看報章也只看標題,然後呼朋喚友在網上“打狗”(首要目標當屬馬華狗),對很多政治倫理和制度模糊,也聽信張丹楓“製作”的“新聞”和所謂“歷史”,更流連各個大小FB專頁(如:正義之聲`政治改一改之類),更花時間助選`替候選人傳訊。。。等等等。空有政治熱情但被人牽著走而不自知,許多政治專頁更是政黨搞手的選舉策略,試圖壟斷網絡言論版圖,參與者只是棋子。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我們成功拉下國陣2/3議席的壟斷局面,送了一堆在野議員進議會。然後,就是狀態百出的歷史”過程“。海嘯議員們連選區的邊界在哪裡都不懂,民生問題處理不當`跨界越權常發生,不然就直接玩失蹤。一些在野黨新舊黨員在區部內鬥,搶佔資源和權力,比起處理選區事項更熱衷。老鳥議員”勇於“和發展商眉來眼去,飯局比出席國會更重要。然後,Bersih再次發起第五次上街,卻淪為嘉年華式活動,除了主席和一些社運份子被捕的擾攘外,已經引不起太大反響,馬來群眾在回教黨不動員下大幅降低,少數議題如:LGBT和最低工資議題被老馬`慕尤丁到場的鋒芒蓋過了,整個運動變成了老馬華麗轉身的舞台,選舉不公骯髒?已沒多少人關注。

之後我陷入了長時間的政治虛無情緒中,直到再拜讀光頭的文章(我算是他的老讀者),這才驚覺,自己有份替民聯(後來變成希盟)背書,讓他們肆無忌憚背叛人民改革的期望,讓出平台給老馬,將巫統內部權鬥擴展到全民買單的荒謬局面。一個貪污腐敗的前獨裁者,經過我們的選票和平台漂白,成功變身“改革領頭羊”`“救國者”,這是對多年來參與社會改革份子和群眾莫大的諷刺!Reformasi要喊得出口嗎?本來希盟已經不完美,但加入土團根本就變成一坨屎,污名化之前一切改革努力,竟然和國陣比拼,看誰沒那麼爛,然後強迫選民硬吞,WTF??

我以前篤信選票神聖論,以為投下的一票就能帶來改變,但事與願違,原來我們的選票還能被騎劫成個人政治資本,選區劃分繼續不公和骯髒,社運更全面政黨化,批評前獨裁者和其黨團成了禁忌,網絡瀰漫打壓異議的白色恐怖,舉報拉黑戶口頻繁,比之前有過之而無不及。社會評論界別分裂,投機或堅持原則成了新戰場,許多扮成民主鬥士的人露出原貌,攻擊同路人士比政敵更賣力,就連小政黨生存都得打壓,贏得政權成了唯一“真理”,半民主招牌斑駁掉落,對這片土地發出了訕笑聲。選票神聖?你認為三百元可買到的很神聖?沒有任何政治民主意識,單憑情緒投下的會神聖?五年突然愛國一次,平常不理將公民的責任丟給別人代理,只懂罵罵罵的鄉民投下的票神聖到哪裡去?為何我們是半民主`偽民主?政府腐敗當然是原因,但歸根究底,是人民沒有認真監督`人民沒有認真監督`人民沒有認真監督!!

其實,你將吃喝玩樂的十分一精力插政客,他們就不敢騎劫你們的“民意”了,九十歲前獨裁者如果勝出回朝,全球會怎麼看大馬人?你們大馬人那麼喜歡嘉年華嗎?連政治都要變成Drama這麼峰迴路轉?正常人的邏輯和理性,大馬人真的那麼難理解?無論如何,這兩個星期全民亢奮瘋狂的嘉年華,無論你願意與否,都會被牽扯進去,大家祈禱選舉趕快過去,還我們一片寧靜好了。


Monday, January 29, 2018

我們教會下一代的事

廢票議論日趨激烈,有人爭相自認是廢票發起人,對說了幾年疲憊不堪的法家而言,意義已不大。公民運動從來都是小撮人發起,之後風風火火,然後沉寂。人民若接納則成為理所當然的“意識”,然後又會有新一波不同議題的推動。就如烈火莫熄運動,帶動了全民敢上街表態,之後被Bersih繼承,然後開到荼靡。但心理關口已打破,民主進程走了一小步,上街示威不再是禁忌,這點你去跟新加坡或朝鮮人談簡直是大逆不道之事。所謂民主進程不過是公民意識的開發。鄉民喜歡部落式統治,關起門歌頌偉大領袖的文化,需要多久時間改變乃未知數。

有人以此為例,說這次非要“政黨輪替”不可,因為要打破選民心理關口,力證國陣並非不可推倒,老林更說如果這次不行要等多二十年。這類說辭,無疑是政客製造的危機感,任何國家的政治人物都在玩同一套路:

「建立議程(Agenda-setting) - 製造危機感/迫切感 - 避重就輕/轉移視線 - 鼓動情緒/動員 - 得到利益。」

法國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著作《心理學統治世界》中如此描述群眾:“群眾就是集結有以下性格的人,比如:刺激性、沒有恒心、憤怒、輕信、沒有評鑒知識、不受理性影響的、崇拜領袖比如偶像、希望服從等特點。他最激烈的行動,經常是被引導人所煽動的結果。群眾總是預備跪服在暴君的前面,所以經常改變他們的暴君,今天和過去都一樣。“故此,他認為政客操縱群眾,就是利用其盲點,扮演先知的角色,不斷忽悠群情對未來美好的想像(或幻想),提供一個非理性`虛假的“歷史規律”,有時候更會以”歷史權威“歪曲`篡改`解釋歷史,以達致其政治目的。

勒龐也說:“知識和信仰兩者有差別,普通人獲得信仰很容易,獲得知識很難。知識需要證明和推想,而信仰則不需要。慫恿文典的重要元素,只能適合用於創造以情感為基礎的意見和信仰而已。通過這些意見和信仰,發動我們的大多數群眾的行為。誰能創造它,誰就是我們的領導者。”勒龐還提醒:”要警惕那些制造和傳播歪理邪說,用錯誤意見給群眾洗腦,蓄意蠱惑、煽動、操控、利用群眾的政客。“

是否很熟悉?很多年輕首投族,聽信的就是這些。

有人說:”兩權相害取其輕。“!的確,在體制的限制,選舉制度扭曲情況底下,選民被強迫在兩個爛蘋果中選一,是多麼可悲的狀況!民主進程不是像選委會主席所言,投票選領袖治理國家而已,民主是將權力賦予人民,讓人民決定這個國家要如何,如果被政黨或政客這些”代理人“越俎代庖,獨攬權力,人民就該轟他們下台,寧缺毋濫!

然後有人又說,難道國家不必運轉嗎?國家日常運轉是靠技術官僚,即是公務員,就算內閣組成難產,是不會影響大局的,因為內閣領袖只是制定國家大方向。永遠要記得:憲法是限制政府的權力,不是人民。原因是政府權力之大可以讓個人消失,故此必須用框架牽制。投票與否,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力,政黨服膺於憲法,怎能讓政客`官僚和不知所謂的“網紅”來說三道四?

廢票論延燒至今,朝野都始料未及,雙方對廢票的態度,就是一次真實的公民教育。很多政治評論人或政客不是常說人民的政治意識需要“被教育”嗎?推動廢票就做了一次很好的示範,要不怎能蔓延到全民討論的局面?連姑里也用另一個角度詮釋,說這次爭議可能導致大選出現“懸峙國會”,需要另找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云云。各種爭論中,人民對政黨政治/選票/國會組成等又有新的體會和看法,不是美事一樁乎?

政治是所有人的事,尤其下一代。

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和政治意識給下一代?我們要教育孩子們,不必理會公義原則,為了推倒不公,我們可以不擇手段`雙重標準`甚至向敵人學習,用其手段還治其身呢?我們推倒了不公義的敵人後,變成了敵人的模樣也不打緊?這就是我們今天政治局面荒謬絕倫,反映給孩子的身教!難怪有大學生會為了”政權替換“這個排頭,寧願棄置公平原則不理,聯合譴責投廢票,卻不知已身陷政客操弄的煽動輿論中。更有年輕首投族擬文,呼籲議員將民主和社會改革,落實到日常生活中云云。我不是想指控這些年輕人幼稚或無知,而是大家都為了權鬥,忘了年輕人對未來憧憬和期待,其實就在我們手上。

今天,終於看到有政治人物發文正視年輕人的看法,雖然我不認同李凱倫議員的許多看法,但他關心年輕人的舉動,在一股酸舊老政客當中顯得異常珍貴。雖說他可能只是紙上談兵,真實中做不了多少,但對比其他議員只想著如何得到黨的委任狀`搞內鬥聯朋結黨,單這點已經不易了。

年輕人對政治的冷漠,不是第一天就造成的。看著貪腐成性,口沫橫飛的高官們,底下嘍囉天天發表種族言論,生活越發艱難。另一邊廂的講多過做,出現最頻密的就只是臨近大選期間,平常就離地缺席國會,民間疾苦沒人管。長期看見這些不公和荒誕,年輕人怎會不冷漠呢?還是打機`上網`玩樂`賺快錢比較實際點,至少開Live還可以騙Like賺取認同感,難道看幾個老頭討論救國咩?


Monday, January 22, 2018

選民不是鐵板一塊

來屆大選,將會是大馬獨立以來最多角的政黨混戰。

表面上看,最大看頭當數執政六十年的國陣和老馬回鍋領軍的希盟兩大陣營較量,但第三勢力,竟然是由回教黨PAS領軍的Gagasan Sejahtera(和諧陣線)跑出!該陣營除了PAS,還有IKATAN(國民團結黨)`BERJASA(泛馬伊斯蘭陣線)`愛國黨和大馬希望黨等小黨組成,倡議“爭取真理`建立一個繁榮國家,打擊腐敗和團結所有大馬人“云云。原以為會是左翼聯盟(PSM”社會主義黨“`人民黨`馬來西亞青年陣線)的重新崛起,卻被邊緣化,顯示大馬左派力量由於歷史因素,還不能被人民廣泛接受,反而保守的原教旨主義經過重整,回到了政治主流。

中文主流媒體乃至網絡,甚少探討政治光譜以及左右意識形態,反而集中兩大陣營的對峙和八卦。國陣和希盟,無論在政綱和意識形態上,分別不大。前者無論政治或經濟都屬右翼,甚至具種族排外的極右元素,但不代表後者會很好。土著團結黨的加盟,將本來還有部分左傾的意識形態都沖走,剩下的只是黨派路線分歧,這種政黨操作趨同,只指向一個可能:民主進程還沒成熟,選民只看黨派而非素質,情緒了主導投票意願。

國際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於2017年報告,將大馬列為局部自由國家,100滿分只拿了44,屬於中游。報告突出我國不自由源自於選舉不公源自選區劃分`司法制度墮落`箝制媒體`宗教干預個人自由以及女性/性小眾被打壓等因素,甚至還低於鄰國(新加坡55分,印尼65分)的自由度,顯示政治兩大力量鬥爭的同時,國家民主自由卻衰退了。更讓人堪憂的是,我國社運和部份NGO被政黨納為己用,失去了道德高地,推翻強權未遂,卻間接催生了新的強權,烈火莫熄空轉了十年,公民社會未立,鄉民泛濫成災。

撇開個人政治立場,大馬實際上就是開明對壘保守`山頭林立的政治多元結構,無論是兩大陣營或其他勢力,都逐漸無法獨大,必須依賴其他黨派聯合營運,參與選舉進而執政。之前KPRU(智庫政改研究所)發表文章建議我國改成“比例代表制“取代“領先者當選”的選舉制度,擺脫獨立以來鼓吹“捍衛族群”,政黨綁票選民“策略性投票”的行為,讓選民回歸理性,以監視政黨素質代替情緒主導,達到真正解放選票。其實是看到我國實況--各族群之間意識形態的巨大差異而達致的結論。

讓選票回歸到本質,也讓政黨更注重本土政治議題,而非限於全國性議題。對民生或地方發展更有利,符合聯邦制各州間存在的政制和文化(如東/西馬`東/西海岸)差異。如果第三票(地方選舉)重啓,則更能促進政黨之間競爭,政黨更注重耕耘和培育地方領袖,天兵將終結,從而令人民得利,提高民主論政水平。

綜觀全球民主體制國家,越發注重地方本土政制是個大趨勢,其實就是針對“全球化”這個文化入侵的因,結出對抗大財團統治的果。保護多元文化發展,本就該保留地方特色水土民情,和左翼憧憬的世界大同實際是矛盾的。多得網際網絡和科技發展,世界潮流不斷推向大一統,無論是品味`觀點`文化認同,都逐漸類同。弔詭的是當初本著促進人權民主自由的聯合國`歐盟等大型國際組織,竟成了維護單元價值的怪物,素人不欲觀之,難怪Brexit和特朗普會冒出來了。民主衰退?民粹也罷!不外是對違反“合情合理”的邏輯反彈。三歲小孩都懂的道理,只有智障的大人才需要“再教育”。

政黨一直告訴我們最大族群--馬來人不是鐵板一塊!那我反問:難道其他族裔就是鐵板,大一統投票才能彰顯“照顧國家大局”嗎?為何不是根據公民的角度看問題呢?個人自由不重要嗎?投票與否也是個人自由好不好!還是種族主義的招牌,已經大到蓋住了你們的良心,就連爭取公平`依憲法對待各族群都被標籤為“破壞國家團結”之罪名?

夠了,無論你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還是回來海峽時報,你都逃脫不了全球平等的原則,甭管你是師爺還是國師,選民自有考量。面對政黨,我們固然不是鐵板,更非廢柴。只有看不慣具備公民意識的政棍,才會威逼利誘選民的,選或不選,我們有分寸。

*Cartoon by Emrah Arikan. (https://www.cartoonmovement.com/p/6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