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Wednesday, April 11, 2018

五年一次政治嘉年華

投票日宣布之後,所有的社交`新聞媒體`個人手機傳訊,都是回家投票的訊息。我非常非常非常的納悶,如果這些“突然愛國”的人會以同等熱情,去監督我們的政府和在野政黨,關注國會動態,和任何議案通過的程序,並時刻為不公發聲,捍衛人民的權益,馬來西亞的政治就不會有今天的沈淪局面。

猶記得上兩屆大選,群情洶湧,為了要突破國陣2/3,「改朝換代」呼聲不絕於耳,我當時也沈溺其中,從搶機票/車票`到處呼籲人家投票,不斷上文章上圖,動員朋友幫忙共車,熱血奔騰。現在回想起來,不就是彌補平常不太關心政治,為了贖罪的一種亢奮情緒嗎?

由於平常不太關心任何國會議案和議員辯論,連看報章也只看標題,然後呼朋喚友在網上“打狗”(首要目標當屬馬華狗),對很多政治倫理和制度模糊,也聽信張丹楓“製作”的“新聞”和所謂“歷史”,更流連各個大小FB專頁(如:正義之聲`政治改一改之類),更花時間助選`替候選人傳訊。。。等等等。空有政治熱情但被人牽著走而不自知,許多政治專頁更是政黨搞手的選舉策略,試圖壟斷網絡言論版圖,參與者只是棋子。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我們成功拉下國陣2/3議席的壟斷局面,送了一堆在野議員進議會。然後,就是狀態百出的歷史”過程“。海嘯議員們連選區的邊界在哪裡都不懂,民生問題處理不當`跨界越權常發生,不然就直接玩失蹤。一些在野黨新舊黨員在區部內鬥,搶佔資源和權力,比起處理選區事項更熱衷。老鳥議員”勇於“和發展商眉來眼去,飯局比出席國會更重要。然後,Bersih再次發起第五次上街,卻淪為嘉年華式活動,除了主席和一些社運份子被捕的擾攘外,已經引不起太大反響,馬來群眾在回教黨不動員下大幅降低,少數議題如:LGBT和最低工資議題被老馬`慕尤丁到場的鋒芒蓋過了,整個運動變成了老馬華麗轉身的舞台,選舉不公骯髒?已沒多少人關注。

之後我陷入了長時間的政治虛無情緒中,直到再拜讀光頭的文章(我算是他的老讀者),這才驚覺,自己有份替民聯(後來變成希盟)背書,讓他們肆無忌憚背叛人民改革的期望,讓出平台給老馬,將巫統內部權鬥擴展到全民買單的荒謬局面。一個貪污腐敗的前獨裁者,經過我們的選票和平台漂白,成功變身“改革領頭羊”`“救國者”,這是對多年來參與社會改革份子和群眾莫大的諷刺!Reformasi要喊得出口嗎?本來希盟已經不完美,但加入土團根本就變成一坨屎,污名化之前一切改革努力,竟然和國陣比拼,看誰沒那麼爛,然後強迫選民硬吞,WTF??

我以前篤信選票神聖論,以為投下的一票就能帶來改變,但事與願違,原來我們的選票還能被騎劫成個人政治資本,選區劃分繼續不公和骯髒,社運更全面政黨化,批評前獨裁者和其黨團成了禁忌,網絡瀰漫打壓異議的白色恐怖,舉報拉黑戶口頻繁,比之前有過之而無不及。社會評論界別分裂,投機或堅持原則成了新戰場,許多扮成民主鬥士的人露出原貌,攻擊同路人士比政敵更賣力,就連小政黨生存都得打壓,贏得政權成了唯一“真理”,半民主招牌斑駁掉落,對這片土地發出了訕笑聲。選票神聖?你認為三百元可買到的很神聖?沒有任何政治民主意識,單憑情緒投下的會神聖?五年突然愛國一次,平常不理將公民的責任丟給別人代理,只懂罵罵罵的鄉民投下的票神聖到哪裡去?為何我們是半民主`偽民主?政府腐敗當然是原因,但歸根究底,是人民沒有認真監督`人民沒有認真監督`人民沒有認真監督!!

其實,你將吃喝玩樂的十分一精力插政客,他們就不敢騎劫你們的“民意”了,九十歲前獨裁者如果勝出回朝,全球會怎麼看大馬人?你們大馬人那麼喜歡嘉年華嗎?連政治都要變成Drama這麼峰迴路轉?正常人的邏輯和理性,大馬人真的那麼難理解?無論如何,這兩個星期全民亢奮瘋狂的嘉年華,無論你願意與否,都會被牽扯進去,大家祈禱選舉趕快過去,還我們一片寧靜好了。


Monday, January 29, 2018

我們教會下一代的事

廢票議論日趨激烈,有人爭相自認是廢票發起人,對說了幾年疲憊不堪的法家而言,意義已不大。公民運動從來都是小撮人發起,之後風風火火,然後沉寂。人民若接納則成為理所當然的“意識”,然後又會有新一波不同議題的推動。就如烈火莫熄運動,帶動了全民敢上街表態,之後被Bersih繼承,然後開到荼靡。但心理關口已打破,民主進程走了一小步,上街示威不再是禁忌,這點你去跟新加坡或朝鮮人談簡直是大逆不道之事。所謂民主進程不過是公民意識的開發。鄉民喜歡部落式統治,關起門歌頌偉大領袖的文化,需要多久時間改變乃未知數。

有人以此為例,說這次非要“政黨輪替”不可,因為要打破選民心理關口,力證國陣並非不可推倒,老林更說如果這次不行要等多二十年。這類說辭,無疑是政客製造的危機感,任何國家的政治人物都在玩同一套路:

「建立議程(Agenda-setting) - 製造危機感/迫切感 - 避重就輕/轉移視線 - 鼓動情緒/動員 - 得到利益。」

法國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著作《心理學統治世界》中如此描述群眾:“群眾就是集結有以下性格的人,比如:刺激性、沒有恒心、憤怒、輕信、沒有評鑒知識、不受理性影響的、崇拜領袖比如偶像、希望服從等特點。他最激烈的行動,經常是被引導人所煽動的結果。群眾總是預備跪服在暴君的前面,所以經常改變他們的暴君,今天和過去都一樣。“故此,他認為政客操縱群眾,就是利用其盲點,扮演先知的角色,不斷忽悠群情對未來美好的想像(或幻想),提供一個非理性`虛假的“歷史規律”,有時候更會以”歷史權威“歪曲`篡改`解釋歷史,以達致其政治目的。

勒龐也說:“知識和信仰兩者有差別,普通人獲得信仰很容易,獲得知識很難。知識需要證明和推想,而信仰則不需要。慫恿文典的重要元素,只能適合用於創造以情感為基礎的意見和信仰而已。通過這些意見和信仰,發動我們的大多數群眾的行為。誰能創造它,誰就是我們的領導者。”勒龐還提醒:”要警惕那些制造和傳播歪理邪說,用錯誤意見給群眾洗腦,蓄意蠱惑、煽動、操控、利用群眾的政客。“

是否很熟悉?很多年輕首投族,聽信的就是這些。

有人說:”兩權相害取其輕。“!的確,在體制的限制,選舉制度扭曲情況底下,選民被強迫在兩個爛蘋果中選一,是多麼可悲的狀況!民主進程不是像選委會主席所言,投票選領袖治理國家而已,民主是將權力賦予人民,讓人民決定這個國家要如何,如果被政黨或政客這些”代理人“越俎代庖,獨攬權力,人民就該轟他們下台,寧缺毋濫!

然後有人又說,難道國家不必運轉嗎?國家日常運轉是靠技術官僚,即是公務員,就算內閣組成難產,是不會影響大局的,因為內閣領袖只是制定國家大方向。永遠要記得:憲法是限制政府的權力,不是人民。原因是政府權力之大可以讓個人消失,故此必須用框架牽制。投票與否,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力,政黨服膺於憲法,怎能讓政客`官僚和不知所謂的“網紅”來說三道四?

廢票論延燒至今,朝野都始料未及,雙方對廢票的態度,就是一次真實的公民教育。很多政治評論人或政客不是常說人民的政治意識需要“被教育”嗎?推動廢票就做了一次很好的示範,要不怎能蔓延到全民討論的局面?連姑里也用另一個角度詮釋,說這次爭議可能導致大選出現“懸峙國會”,需要另找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云云。各種爭論中,人民對政黨政治/選票/國會組成等又有新的體會和看法,不是美事一樁乎?

政治是所有人的事,尤其下一代。

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和政治意識給下一代?我們要教育孩子們,不必理會公義原則,為了推倒不公,我們可以不擇手段`雙重標準`甚至向敵人學習,用其手段還治其身呢?我們推倒了不公義的敵人後,變成了敵人的模樣也不打緊?這就是我們今天政治局面荒謬絕倫,反映給孩子的身教!難怪有大學生會為了”政權替換“這個排頭,寧願棄置公平原則不理,聯合譴責投廢票,卻不知已身陷政客操弄的煽動輿論中。更有年輕首投族擬文,呼籲議員將民主和社會改革,落實到日常生活中云云。我不是想指控這些年輕人幼稚或無知,而是大家都為了權鬥,忘了年輕人對未來憧憬和期待,其實就在我們手上。

今天,終於看到有政治人物發文正視年輕人的看法,雖然我不認同李凱倫議員的許多看法,但他關心年輕人的舉動,在一股酸舊老政客當中顯得異常珍貴。雖說他可能只是紙上談兵,真實中做不了多少,但對比其他議員只想著如何得到黨的委任狀`搞內鬥聯朋結黨,單這點已經不易了。

年輕人對政治的冷漠,不是第一天就造成的。看著貪腐成性,口沫橫飛的高官們,底下嘍囉天天發表種族言論,生活越發艱難。另一邊廂的講多過做,出現最頻密的就只是臨近大選期間,平常就離地缺席國會,民間疾苦沒人管。長期看見這些不公和荒誕,年輕人怎會不冷漠呢?還是打機`上網`玩樂`賺快錢比較實際點,至少開Live還可以騙Like賺取認同感,難道看幾個老頭討論救國咩?


Monday, January 22, 2018

選民不是鐵板一塊

來屆大選,將會是大馬獨立以來最多角的政黨混戰。

表面上看,最大看頭當數執政六十年的國陣和老馬回鍋領軍的希盟兩大陣營較量,但第三勢力,竟然是由回教黨PAS領軍的Gagasan Sejahtera(和諧陣線)跑出!該陣營除了PAS,還有IKATAN(國民團結黨)`BERJASA(泛馬伊斯蘭陣線)`愛國黨和大馬希望黨等小黨組成,倡議“爭取真理`建立一個繁榮國家,打擊腐敗和團結所有大馬人“云云。原以為會是左翼聯盟(PSM”社會主義黨“`人民黨`馬來西亞青年陣線)的重新崛起,卻被邊緣化,顯示大馬左派力量由於歷史因素,還不能被人民廣泛接受,反而保守的原教旨主義經過重整,回到了政治主流。

中文主流媒體乃至網絡,甚少探討政治光譜以及左右意識形態,反而集中兩大陣營的對峙和八卦。國陣和希盟,無論在政綱和意識形態上,分別不大。前者無論政治或經濟都屬右翼,甚至具種族排外的極右元素,但不代表後者會很好。土著團結黨的加盟,將本來還有部分左傾的意識形態都沖走,剩下的只是黨派路線分歧,這種政黨操作趨同,只指向一個可能:民主進程還沒成熟,選民只看黨派而非素質,情緒了主導投票意願。

國際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於2017年報告,將大馬列為局部自由國家,100滿分只拿了44,屬於中游。報告突出我國不自由源自於選舉不公源自選區劃分`司法制度墮落`箝制媒體`宗教干預個人自由以及女性/性小眾被打壓等因素,甚至還低於鄰國(新加坡55分,印尼65分)的自由度,顯示政治兩大力量鬥爭的同時,國家民主自由卻衰退了。更讓人堪憂的是,我國社運和部份NGO被政黨納為己用,失去了道德高地,推翻強權未遂,卻間接催生了新的強權,烈火莫熄空轉了十年,公民社會未立,鄉民泛濫成災。

撇開個人政治立場,大馬實際上就是開明對壘保守`山頭林立的政治多元結構,無論是兩大陣營或其他勢力,都逐漸無法獨大,必須依賴其他黨派聯合營運,參與選舉進而執政。之前KPRU(智庫政改研究所)發表文章建議我國改成“比例代表制“取代“領先者當選”的選舉制度,擺脫獨立以來鼓吹“捍衛族群”,政黨綁票選民“策略性投票”的行為,讓選民回歸理性,以監視政黨素質代替情緒主導,達到真正解放選票。其實是看到我國實況--各族群之間意識形態的巨大差異而達致的結論。

讓選票回歸到本質,也讓政黨更注重本土政治議題,而非限於全國性議題。對民生或地方發展更有利,符合聯邦制各州間存在的政制和文化(如東/西馬`東/西海岸)差異。如果第三票(地方選舉)重啓,則更能促進政黨之間競爭,政黨更注重耕耘和培育地方領袖,天兵將終結,從而令人民得利,提高民主論政水平。

綜觀全球民主體制國家,越發注重地方本土政制是個大趨勢,其實就是針對“全球化”這個文化入侵的因,結出對抗大財團統治的果。保護多元文化發展,本就該保留地方特色水土民情,和左翼憧憬的世界大同實際是矛盾的。多得網際網絡和科技發展,世界潮流不斷推向大一統,無論是品味`觀點`文化認同,都逐漸類同。弔詭的是當初本著促進人權民主自由的聯合國`歐盟等大型國際組織,竟成了維護單元價值的怪物,素人不欲觀之,難怪Brexit和特朗普會冒出來了。民主衰退?民粹也罷!不外是對違反“合情合理”的邏輯反彈。三歲小孩都懂的道理,只有智障的大人才需要“再教育”。

政黨一直告訴我們最大族群--馬來人不是鐵板一塊!那我反問:難道其他族裔就是鐵板,大一統投票才能彰顯“照顧國家大局”嗎?為何不是根據公民的角度看問題呢?個人自由不重要嗎?投票與否也是個人自由好不好!還是種族主義的招牌,已經大到蓋住了你們的良心,就連爭取公平`依憲法對待各族群都被標籤為“破壞國家團結”之罪名?

夠了,無論你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還是回來海峽時報,你都逃脫不了全球平等的原則,甭管你是師爺還是國師,選民自有考量。面對政黨,我們固然不是鐵板,更非廢柴。只有看不慣具備公民意識的政棍,才會威逼利誘選民的,選或不選,我們有分寸。

*Cartoon by Emrah Arikan. (https://www.cartoonmovement.com/p/6695)


Wednesday, January 3, 2018

我們應追求合情合理

市場普遍猜測來屆大選將落在農曆新年後,三四月左右。臨近政黨的生死關頭,卡位戰`抹黑黨內外對手悄悄掀幕。預計接下來是各黨派互毆`搶奪選區戰帖`陰謀論四起等報導充斥,權力這貼春藥,世人為之瘋狂,歷久不衰。

追逐權力是政治人物的本能,像貓吃魚。我們當然不可能要求他們具備聖人情操`無償付出和無私奉獻,因為那不合理。但不代表,我們必須硬生生接受一些明知道是荒謬的狀況。作為人民,我們應當追求一個合理的社會。我們不是當中競逐權力的份子,無須為他們找藉口`粉飾或護短,因為他們得到權力後,人民能否得利還是未知數,何不保持距離`維持批判意識和警覺呢?除非,你是既得或潛在的獲利者。

當今的政局朝野混戰,人民眼花撩亂,好比石油的海鮮價格,不日更新。

本應執政的荒廢政務,到處鋪陷阱扼殺對手`當官的沉迷口水戰`大力清理門戶備戰大選`動用國庫催谷令吉利率`大肆變賣國家資產土地,獲利填補貪腐遺留的黑洞,但施政幾乎停擺。一號官員依然唇紅齒白,逍遙法外,中美兩大巨頭居然沒動他分毫,貌似不合情理,若搞懂國際大國角力佈局,則能窺探一二,若雞頭輸掉大選下台後果難以想像。

在野的更荒謬。前獨裁者在拉攏黨內勢力倒老大不果,又見回教黨已靠攏,無法大玩種族加宗教的把戲。憤而下野,”姣婆遇著脂粉客“,希望聯盟大喜,靠著本身三流政客水平當然無法撼動政權,有老鳥帶路就不同了,仕途可期也!舔老馬實際上顯示這些從政許久的政客,疏於實幹,勤於抄捷徑。“政治現實”只是藉口,今天已非資訊封鎖的年代,簡單設備已能有效傳訊,欲突破被官方操控的大網,難度已減低。可惜,在野黨派守舊`不思進取`目光如豆`遇著困境推卸責任`比爛`扭曲粉飾的窘態,在網絡資訊爆炸的今日,越顯蒼白。年輕人看到這些窩囊廢的大人們,對政治冷感`前景迷惘,符合情理。

有人批評投廢票無助於政黨替換,其實是正確的。根據選舉制度Winner takes all的原則,即使投票率只有10%,多數票只有一張,依然是贏家。問題是,選民絕對有自由通過選票表態。即使不去投票也是選民的自由,任何人可以譴責,但請尊重人民!標籤他們為「不愛國」`「妨礙民主」`「漢奸走狗」比共產黨更專制!當兩大陣營都無法說服人民相信其政綱和變革的說法下,為何人民必須被逼作出選擇?這個國家不是政黨皇室獨有,是屬於人民的,沒有人民你們什麼都不是!前兩屆大選你們不是愛吹噓人民才是老闆嗎?難道五年才當一次老闆,平常就是賤民奴隸?這樣合理嗎?

伊朗正進行人民上街反神權政府,零散`沒“大台”組織,素人亂竄反而讓政府感覺棘手,難以應付。左翼學者認為是民粹政治崛起`威權政府蔓延`民主政治正迅速剝落,實際上是這樣嗎?希拉里當選才是合情理的“民主”,難道川普不是靠選票上台的?為何他上台就是“民粹”呢?說白了,就是人民對佔據道德高地的左翼菁英份子替代右翼成了體制的反動!人民厭倦這些左翼新貴,天天大談政治正確,干預社會的約定俗成傳統,硬生生把各種價值觀灌輸,口說反資本主義,另一邊廂卻建立資本難民一條龍服務,從聯合國到NGO到走私人口,白左舔這資本的甜頭,比華爾街更兇!但世界更安全`更自由`更健康了嗎?沒有,世界更亂!因為通通不符合邏輯,不合情理吖!素人起義,很大程度上就是看不過眼!

話說回頭,大馬政治圈來來去去一堆老人霸佔,手段伎倆十年如一日。玩種族`玩宗教`玩階級`玩皇權,人民能不厭倦?政治冷感已經很給臉了!看看別的國家總理`首相都換成中生代,甚至新生代,三四十歲大有人在,我們還在依賴90歲的老kok kok救國,能不感覺悲哀嗎?國陣即使雞頭下台,換來的還是貪腐,只是對象不同了。希盟一開始將目標從倒國陣縮到只倒納吉,就敗相盡露了。現在內部談判艱辛,遲遲未能定案,絕不意外。

這個關鍵時刻,我們應該問的是:我們要追求的社會模式,是個公平`合理`相對自由,還是像左翼虛偽的政棍那樣,口說改革,一切照舊,只不過換個方式舔好處的社會?體制不改`意識沒換`原則不談,鄉民依然是鄉民,政棍還是政棍!這,絕對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