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Monday, June 20, 2016

雙補選輸掉了什麼

雙補選塵埃落定,各路馬後炮齊發,我當然不落人後。即使無法改變什麼,但讀到主流媒體和黨團的說法鬱悶非常,不吐不快。

選票計算出爐後,主流媒體大字標題:「華裔回流國陣!副首相感謝。。。」云云。不懂吃了藥還是智力衰退,在野陣營某些人居然也認同此說法,讓人驚嘆。看回數字,巫統的得票率分別是大港53.01%和江沙53.81%,對比2013年在两个國會的得票率是大港50.53%和江沙51.14%,只是稍微增加了大港2.48%和江沙2.67%。而兩個選區根據選委會主席莫哈末哈欣所指,投票率皆比13屆大選偏低;江沙補選投票率為71%,大港補選投票率則為74%。對比上屆全國大選,高漲的「改朝換代」情緒,由於無法影響大局,補選投票率較低是正常不過的,我反而覺得高於70%已是偏高的投票率。在野黨不能完全歸咎華裔選民,影響最大的是選民(無論在地或海外)選擇--不投票。國陣通過控制的媒體轉移視線,只是掩飾其支持度只稍長的蒼白,難得竟然獲得在野黨配合,讓他們有喘息的機會。

輸了是事實,退潮後誰沒穿底褲,一清二楚。伊斯蘭黨和誠信黨兩區加起來的選票,都不如巫統,爭得第二排名又如何?只是為各自政治議程背書,終究無法贏得議席,馬來選民進入戰國局面,已是定局,唯巫統依然強大,無論伊黨/橙黨/公正甚至行動黨,都無法有力撼動其基本盤。那雞其後馬上宣稱下屆大選國陣能重奪雪州,其實一點也不虛,只是在野陣營支持者不願面對現實。雪州政權已是分崩離析,本是公正黨最大平衡--安華因素,已不復存在。阿茲敏在補選中態度曖昧,小心翼翼,昭示州政權正在瓦解中。巫統只需收編伊黨以外少數反對派議員,就足以重奪雪州。

兩場補選最大輸家,除了檯面上參戰政黨,還有火箭和公正黨。

火箭無法利用這次成績,為其擁老馬倒雞策略背書,誠信黨在馬來選民眼中,淪為火箭操控的傀儡,其政治定位問題,如不及早解決,式微難免。火箭急就章的部署,無視華社對老馬不滿情緒,一味以1MDB和納吉貪腐課題攻打,對地方問題疏忽,只落力塑造候選人形象。。。等等,流失選票是預料中事。欲說服半城鄉選民(劉鎮東所言)換掉國陣,最佳辦法是紮實經營地方服務,針對解決地方議題,或許還有機會。問題不在能否說服,火箭如欲執政,就該提出實質願景,任何取巧走捷徑,期望只強攻納吉貪腐就能奪權,只屬妄想。

公正黨這次異常低調,主要是伊黨在雪州的位置微妙,任何威脅雪州政權的步驟,都會動搖阿茲敏黨內地位。阿茲敏背叛安華,黨共主大位在即,前老闆老馬也已經轉向,內外合流時機已到,區區拉菲茲擋不住的。選後公正黨內鬥局勢明朗與否,安華及其剩餘勢力會否遭到剷除,就能看到端倪。安華再次通過親信放話要求小心老馬,已經無關「大局」。老馬有火箭的「鼎力支持」,阿茲敏在掃除餘孽後,聯手舊老闆成為在野新共主,指日可待,選民只是權力鬥爭的棋子,你們真以為自己那張票是在「改朝換代」?

大家面對現實吧,老馬利用希聯倒雞是延續巫統黨爭,老林不惜當掉自己多年政治資本陪跑,最後一定吃不著`兜着走,更隨時當掉自己黨的多年奮鬥。公正黨已淪為個人獨裁的政黨,出賣人民走進建制只是時間問題。誠信黨只是半個伊斯蘭黨,開明之說只是政治粉飾,提不出任何遏止國家世俗被伊斯蘭化蠶食論述,模陵兩可只為奪權掩飾。伊斯蘭黨將會泡沫化,作為巫統分散馬來選票的棋子,他們的伊斯蘭夢只是自圓其說,下屆大選連吉蘭丹也可能保不住。砂州遠離馬來亞的心只會加劇,不會停止。沙巴淪為菲國恐怖份子和警方聯手詐財之地,沙巴人民是時候想想自己前途了。

如果說雙補選是在野黨輸了,倒不如說是人民輸了未來。輸了政黨不再「服務人民」只為權力鬥爭`也輸掉了朝野制衡;輸掉了改變國家伊斯蘭化的僵局`更輸掉了重振經濟的時機;下屆大選,即使換得了執政黨,也換不了國家衰敗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