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Tuesday, May 2, 2017

華社集體焦慮症候

近期最熱門的除了政治大戲,還有Money Game(金錢遊戲)。

直譯金錢遊戲其實不精準,該譯作非法集資。無論是炒外匯`金字塔龐氏騙局`拆分投資等名堂,萬變不離其宗:純坑錢。然而,為何參與其中又短線獲利者,崩盤一個接一個,依然樂不思蜀,阻礙其發達者定必被雕花拆蟹呢?

報章評論都對此現象導向經濟低靡`錢難賺方向思考,絕少探討追隨者心態。自願當騙徒去坑下線,慶幸自己不是最後被坑的傻蛋,此等短視心態其實是對前景焦慮。無論民生`經濟`政治`國家前途,皆極度不安。上街穿黃衣園遊會N次,尋求完善大我也無法宣洩悶氣,回歸小我發達大計,似乎是唯一選擇。尤其華人這種經濟動物。

兩次政治上砍斷了國陣三分二議席壟斷,眼看就要掀起大海嘯,最後卻要依附前獨裁者,方能“救國”,期待上的落差巨大到要金錢安撫,民主`自由`平等無價,恐怕John Locke都要投降。

追本溯源,國陣貪腐政棍固然難辭其咎,超過半個世紀操弄,國家爛透,但新科權貴腐化程度之快,同時令選民膛目結舌,不含淚投票又能如何?被綁架思維的選民,從不思考,誤以為覺醒了,結果還是沈睡罷了。還是儘量短期賺最多錢「傍身」,就算換了另一批政棍上台,救國變誤國,也動不到老子分毫,最多移民,買保險,懂嗎?

短視的群眾,反映自領袖親身示範。

與其投資大量時間,抓緊宗旨作長期鬥爭,有什麼比用爛人對付鳥人更快捷有效?那批穿紅衣的左翼深耕細作,根本不符合效益成本,工人權益?我有錢當老闆就是壓榨那方了,五一勞動節上街遊行?倒不如去新商場轉個圈`或者上交易平台追加兩個點,20趴利息翻倍老子還不脫離苦海?「幾十萬上落,仲同你班粉腸食菈渣麵?」

集體焦慮等於集體愚昧,不注重個人自由和權益,懶惰思考當個像樣的公民,你的命運注定悲慘。和蠢人說教浪費生命的事,我幹了不少,課金金主還是屈指可數,除了感激讓我當馬勞回家車票有人贊助,多了一絲溫暖外,也希望各路護盤英雄,常做常有,讓館主和中佬靈感源源不絕,感恩。


Monday, April 10, 2017

攻擊法家乃幌子

肥超在《東方日報》專欄,開名字把法家納入網絡“雜牌軍”當中,抨擊廢票論,還大義凜然的提出八大疑問,要求答案。此事引起了網絡一片熱議,好事者都想看肥超槓上光頭,享受刀光劍影吃花生樂趣。怎料,光頭懶洋洋的簡單回了一小段,事情看似不了了之。肥超竟然再次開名挑釁,一副幹架的陣勢。

雖然法家威武,但也只是網絡上一支小小寫手團隊,沒背景沒錢沒政治勢力,實際上對大局影響力真的`真的`真的不大,因為我們雖有劣等種族暗黑心理權威但馬來社會完全不認識我們的。那為何肥超大張旗鼓在主流報紙公開炮轟呢?誠如他自己所言,他把法家提出的廢票論和“華人投廢票”畫上等號,目的非常明顯。就是將法家這支獨立的寫手,和國陣某華基政黨聯上關係,到最後就是所有提出廢票的都是馬華收買的,如斯抹黑手段,屢試不爽,只因鄉民太多。

除了廢票,法家還提出投票給小黨(如:社會主義黨)或支持獨立人士,以制衡兩大陣營爭相討好馬來社群的趨勢,有沒有人理會呢?我們不斷討伐火箭已經乖離“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鬥爭方向,要他們檢視,其他人有沒有說句公道話?沒有。還有不斷引用他對法家的抹黑到處散播,當中包括一些評論人。

肥超通篇文章,大量標籤`扣帽子的詞彙:“雜牌軍“`”禽獸相“`“假勇武”`“失意份子“等等。說不是啟發自中共文宣都難,而肥超在挑釁光頭的時候,竟然指控光頭不諳中共八股文,他連光頭博士論文是研究中共專題的都不懂?歷史博士喔!以個人情感來說,我認識光頭許久,從來沒見過他拿博士頭銜出來唬人,人家尊稱他葉博士也被婉拒,相較之下,整天拿自己的頭銜到處炫耀的,還真有趣。

那肥超為何突然攻擊法家提廢票的政治不正確呢?我想到的只有一個理由:轉移視線。

355法案固然是國陣勾結回教黨的大戲,但折射出希聯各黨派立場根本南轅北轍!連一個法案修改都無法取得共識,何況其他更大問題?土團更是反對承認統考`反對地方選舉;誠信黨和公正黨也傾向支持355法案,誰理會火箭反對的立場?可能有人認為這種立場不一是互相制衡的好事,如果我國是民主完善體制也許對,但希聯欲以一個陣營取代國陣執政,立場不一將使施政出現困難,如果爭議出現最後拍板的是誰?老馬還是旺姐?未來首相還是安華?奪權後要不要先修訂首相權力,縮小首相署規模,還政於民?

我國不斷步向回教化,朝野競爭推動,兩大陣營都有參與,剛爆出的《雪州城鄉規劃指南》非伊斯蘭教宗教場所須距離穆斯林住家50公尺事件,就足以證明回教化政策推動不限於國陣,就連希聯執政州屬也一樣!對於非穆斯林權益,已無人理會。許多人期望出現的“兩線制”慢慢變形,越來越趨同,根據種族分配利益結構不變,選民期待”公正公平民主“的理想已消失。如果變天,迎來的將會是“兩陣制”,而非本質上不同的“兩線制”。

很多人還對希聯有期待,主要是“變天還沒發生過”這誘因太大,對於壯大第三勢力卻步,心理上的焦慮已到極限,凡此種種都成了政客撈取選票`爭奪權力的最好藉口,法家提出廢票實際上是讓選民思考自己投下一票的意義所在,一個倡議提升公民意識的社會,應當如此,而非謾罵想投廢票的選民是傻逼。謾罵文化培育出來的,只是喜愛看葉問打日本仔`李小龍踢爆《東亞病夫》牌匾的鄉民,絕非公民。

最後,法家不會隨肥超起舞,更不會掉入他設定的泥漿摔角陷阱中,讓他繼續自爽`自我吹捧,享受底下鄉民簇擁好了。也欣慰老林得此賢徒,能言善辯`渾身是膽`巫統流氓看見他必定屁滾尿流,落荒而逃。火箭則無需擔心“馬來人不安”也能入主中央,登上權力高位,到時候別忘了給條活路法家就行了,哈利路亞!


Monday, March 13, 2017

愚民的大局

人類有喜歡討論八卦的習性,因為參與討論門檻低`易消化`無需選立場;尤其出糗`低能的新聞,在社交媒體取笑一番後廣傳,無論多無聊的一天也都過去。這種速食`壓抑的文化,在威權體制中尤其盛行。無他,反對不了統治者而有轉移情緒,擇道宣洩。

蕃薯國得其「美名」正因愚民充斥,政治人物天天發表謬論`借媒體自我貼金,比比皆是。招惹不滿的在網上被狂罵,但沒任何後續行動,加上輿論被嚴控,網民聊以自慰外,基本上沒什麼收穫。政客輕舟已過,總能繼續當選連任。原因?Hater多嗎?粉絲更多!把政圈當娛樂圈,政客改裝成偶像,出書立說簽名會皆人山人海,何樂而不為?

借最近二三事說明:一)疑似北韓領導金正恩兄長金正男被殺;二)馬六甲182人退出民主行動黨;三)人民基金主席安努亞慕沙聲言支持統考。。。等等,即能佐證。

一北韓公民男子在吉隆坡機場被殺,本來就不尋常。因朝鮮人是不允許自由離境的,更不尋常的是死者疑似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流亡兄長--金正男。這事件牽涉了國際政治局勢和大國之間的角力。但本地媒體採取的角度,卻和報導追星一樣,格局之低下不忍卒睹。幾乎所有媒體不敢觸碰中美兩國在這起事件的角色,後續報導集中於證明死者身份。而更嚴重的是,之後拉扯出大馬是朝鮮地下軍火交易的第三方平台疑雲,如果屬實,這事情的嚴重性,可能導致我國受到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軍事制裁,進而影響東南亞和平局勢。

這麼大件事,我們的媒體有沒有跟進呢?報導離境的朝鮮大使攜帶物品超重更好?我們的人民有沒有自覺事件可能牽扯到局域戰爭呢?還是取笑小丑巫師更重要?還記得此愛出風頭的巫師因什麼事件出名嗎?MH370還有印象吧?有沒有人看到此人是政府御用,來轉移視線的工具呢?現在大馬正在和朝鮮談判中,記得我們內政部長「擔保」發生戰爭沒?記者要不要追問馬朝要如何恢復正常外交?而朝鮮男被殺視頻是日本首先獨家報導的,誰洩漏出去的要不要追查?警方如何交代死者身份?種種疑團急需被揭開,大家被巫師娛樂得很高興之餘,麻煩正視一下真實的「大局」。

馬六甲民主行動黨在包括州高層領導的182人退黨事件中,招惹了大批粉絲網絡圍毆欺凌,指控抹黑182人被收買`投靠敵營,「問候」之聲此起彼落,這種歇斯底里的叫囂,正正是火箭在過去大選累積的洗腦工程成果。不問緣由`是非黑白`急速選邊站,甚至大舉抹黑潑污水的舉動,和大陸文革時期的紅衛兵極度相似。甚至替最高領導塗脂抹粉,搞個人崇拜,也是模仿中共做法,此等種種怎能自譽是「民主」的政黨所為?連最基本承認黨存在路線分歧`安撫基層也不做,如何承擔入主中央後權力擴大的危機?十萬黨員都是陪同黨長年累月奮鬥呢?還是等候竊取權力加入的投機客?一個黨的壯大,如果沒有反思的肚量,衰弱只是時間問題,更何況是一個第二多議席,背負百萬選民託付的在野黨?

對182人退黨嗆聲中,最常聽到的是「大局」,這個所謂的「大局」應否包含改革國會`提升經濟`促進民主進程`維護弱勢權益`追求公平公正`更開放自由的社會?沒有。希望聯盟連搞個類似上屆「橙皮書」宣言的意願都沒,每當選民追問,就顧左右而言他,不然就「愛國牌」擋駕,或訓斥罔顧執政黨貪腐云云。執政黨貪腐已經是常識,可以說明選了你們上台會如何具體改善嗎?是裁掉臃腫公務員系統還是拘捕貪官污吏?馬幣持續滑落如何挽救?石油補貼如何做得更具透明度?GST取消還是保留?影子內閣人選有了嗎?凡此種種,連一個像樣的承諾都沒有(雖然信政客是荒謬),至少也得有個說法啊!誰再追問,就會被網絡紅衛兵舉報`恐嚇`標籤為「漢奸走狗」`吃狗糧賣華。。。有此等愚民,民主大局何求?

巫統過氣政客安努亞慕沙突然公開發言支持政府承認統考,招致網上鄉民質疑大選將至,玩弄語言偽術。不否認,的確具有騙取選票意圖,但更大的意圖會不會是爭取支持度,以抹去他涉及濫權挪用人民信託基金(Mara)資助柔球會的罪行呢?更大的問題在於,柔佛是巫統老巢,也是「最高調」皇室所在地。這種以國家資產收買皇室以獲取支持的手段,連反貪會也不敢動一根汗毛,人民的知情權呢?若安努亞的角色是lobbying,那皇室的回應是什麼?交易內容是什麼?憲法專家要不要出來說兩句?須知道,柔佛皇室最受鄉民歡迎,最「厲害」嗆聲國陣的偶像,不然你們以為安努亞轉態討好華社最重視的統考,是吃飽撐不成?全馬最大間獨中在哪個州?在野黨不要扮無知,那是牽涉到柔政權變天你們要如何處置的「大局」啊!你們的粉絲吃老馬和納茲里辯論的花生,總不能你們也如此低層次陪跑吧?

我只是用了幾個淺顯的例子,佐證愚民社會的指控。更複雜的課題還有哈迪的355私人動議`沙巴州選`回教霸權擴大。。。等等,這些都是極需我們關注。而偏偏人民被政府操弄的話語權忽悠,在野黨也順勢參與,說話回應舉動逐漸趨同國陣設下的模式,還樂在其中,在懂思考的人民眼中看來,已經朝野難分,更何況鄉民?整個「大局」是否已無關痛癢,誰主政才是重點呢?看來筆者還是扮愚民吃花生看熱鬧,日子好過一些。


Sunday, February 26, 2017

為何我們該恐懼

(首先,感謝所有支持本館主的課金金主,小弟深深鞠躬,感激各位相助!本人定會加油,以報各位大大的鼎力支持,再次感恩!)

這次沒有什麼文章,我只貼上一則視頻,感謝臉書網友Fiona Wong的分享,我認為所有非回教徒都應該看完並重新認識伊斯蘭這個“宗教”,當然我是不會承認它只單純是個“宗教”,一個充滿殺戮,沾滿血腥`鎮壓歷史的,絕對不是單純信仰那麼簡單。

對於很多不明所以的鄉民,還一廂情願認為「都是人的問題,不是宗教的問題。」`「其他宗教也有殺戮,不只是回教獨有吖!」`「回教也有其文明價值,為何要針對它?」。。。不斷為回教說項`粉飾,希望這片子能喚醒你沉睡的意識。

演講者是Dr. Bill Warner,美國人。這是他的官網:https://www.politicalislam.com/,敬請觀看後無論如何都要廣傳,謝謝。


Thursday, January 19, 2017

三分鐘公民

2014年MH370事件發生後,我在博發文:

「MH370事件發生後,對於政府的種種失責`官員一問三不知,推諉記者問題,對受難者家屬是第二次的傷害。而本人也就這次事件,在朋友幫助下擬了一封三語信函,通過Facebook或電郵,讓網友自行轉發,沒有任何版權。

很可惜。事情過去兩個星期,無論是在朝或在野議員,對此信函都冷淡以待。而當中竟然有在野議員認為政府已經做到最好,無需再議!我除了感到不可思議外,也感慨我們票選的在野黨議員,竟然比在朝的議員更維穩!(至少KJ還會批評巫師事件!)

我們的官員,一再讓我國名譽掃地,不斷表演語言偽術,浪費各國救援隊伍和人力時間,難道這樣還算“做到最好”?飛機失聯之後的五個小時,到底我國在隱瞞什麼資訊,至今依然不明,這樣不值得我們議論?除了外國人不算,還有三十多人和機組人員,他們可是我國公民,有繳稅的,而且還有在野黨支持者!(機長就是啊!)他們的性命不重要嗎?家屬們應該被我國高官不斷愚弄?不可以批評官員或叫他們下台?這位在野黨議員,我還投了你三次,下次你再來拜票時候,可以交代什麼是“已經做到最好”嗎?

信件雖然石沈大海,我不會感到沮喪,而是痛心我們的議員淪落,為何在GST課題上可以和國陣對著幹,而馬航事件你們卻選擇龜縮?我們選你們出來,不是表演政治而已,而是取代這個混賬政權的!

本來就馬航事件,首相`代交通部長`內政部長都應該馬上辭職謝罪!更諷刺的是,沙巴繼台灣旅客被擄走後再度發生同類事件,這次換成了中國遊客,還有誰敢來我國旅行?內政部長這廢柴還有臉坐在位子上?你們不覺得有問題嗎?難道除了在Facebook罵,你們就很爽,然後認命不必再行動?

那些當天批評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呼籲高官辭職的人,如果在失蹤飛機上有你的家人,被擄走的是你家人,你會作何感想?那些只懂耍嘴皮不行動的人,但願天有眼讓你們世世代代被強權統治,淪為奴隸`永不超生。」
三年過去了,依然沒有人需要為事件負上刑責`沒有人下台;更沒有人關心受害者家屬的後續行動。當天選擇龜縮的在野黨政客們,今天還是在其位子上,對「改朝換代」侃侃而談,猜猜誰是MO1或玩國會自拍。首相和部長們還是大權在握,出入備受簇擁,相當風光。人命在這些人眼中是什麼呢?一堆數字?參與權力遊戲不是為了什麼伸張正義`彰顯公正一堆屁話,只是為了各自黨派利益`當官仕途`操控金權已矣。

對於馬`中`澳發聯合公報宣佈“暫告中止”有關MH370事件的海底搜尋工作,整個社會輿論界的反應是--沈默不語。當年不斷高喊”RIP“`“阿彌陀佛”`“Pray4MH370”,搞燭光悼念會的人,今天在哪裡了?我們的公民社會NGO們,沒有一個關心嗎?還是你們沈溺在政治鬥爭中,無暇理會受害人的公道無法彰顯`家屬無法平復創痛?

可能很多人會說:不要回頭看了,放手吧!社會的問題多的是,我們根本不夠時間去處理消化,之前發生的就讓它過去吧!也許是,但我們的社會敗壞至今,除卻政治立場差異,理念相左之外,我想說的是--我們的同理心流於形式(NGO最愛的燭光會)`在社交網絡散播“正能量”去撫平別人(實際上是讓自己心裡好過)`用虛偽的祈禱聲音掩蓋貌似兇狠的問責,用維穩心態來對待政府/機構,寧願花時間為他們開脫,也不想知道殘酷的真相。這些以社會更「和諧」思維取代以理抗爭的鬥爭意志,實際上主導整個政壇,痲痹全國。

一個長年處於威權社會氛圍的人,根本不具備任何公民應有的條件。

就算他飽覽全書,不敢提出尖銳深刻的批評,也不過是個讀書機器;即便他身處抗爭現場但行禮如儀,不能衝擊建制,也是徒勞。

大馬的確是個令人充滿挫敗感的國度,我們搖搖欲墜的「民主」體制`貪官污吏橫行霸道`經濟長期低靡`社會治安糟糕`充滿暴戾氣息。。。等等,但根本的問題是這片土地上的人,不想記住「壞事」,他們像是遇溺的泳者,不斷找尋救生圈,錯置投放自己的意願`時間`心思在無法拯救他們的事物上,無論是政黨`社運`民間團體`司法等,都只能提供暫時的空間,讓你喘息片刻,之後把你往下拉,墜入更黑暗的深淵。

也許我該閉嘴,對於只有金魚記憶的人,他們對於自己不配擁有民主`自主權根本處於無知狀態,你大聲嘶喊反而招致他們白眼,更認為你才是破壞「大局」穩定的罪魁禍首,讓他們嚐嚐死亡才能真正解脫,那三分鐘記憶的窒息感,終會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