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吃花生學「自由平等」

網絡兼火箭政治紅人丘光耀因在Facebook發貼和評論人唐南發斷交,貼中譏笑唐為「基佬」,結果引起軒然大波,被斥發表性別歧視言論,最後丘道歉收場。

丘的言論固然證明了其人品有問題,但整個中文網絡加上主流媒體,不斷炒這顆超大粒花生,同情唐的人士不斷攻擊丘散佈“恐同”言論,還搬出一大堆社會公義理論,試圖將丘和唐的個人私怨上昇至公共層面,爭相戴上道德光環;而另一方面,卻放過幾天前回教黨主席哈迪,指控華人控制大馬經濟的種族言論,讓人失笑。

與此同時,大愛文人先後發文,試圖為他們傾向維護馬來人特權的立場辯護,還搬出之前寫過一堆馬來文文章,闡明他們不斷在馬來社會“釋放善意”,以達致跨種族溝通,嘗試”教育“馬來社會接受其論述,這種站在我比你高層次`懂更多,正是迂腐文人的傲慢,他們憑什麼認為其言論可以代表華社?他們憑什麼以異教徒身份諫言伊斯蘭教徒?當有人不同意,他們作出的反擊甚至人身攻擊,其輕蔑異議的嘴臉,比他們指責的丘更霸道`更精英主義。

很多網民會推崇這些文人,主要是自己懶惰思考照單全收,信任主流媒體平台棒出來的政論明星,但這種不痛不癢,對統治政權毫無威脅的言論,實際是一種建制維穩的模式。真正開放的公民社會,任何人提出自己的看法,必定招來批評,只需維持自己立場即可,甚至無需回應。根本不需要氣急敗壞,一副準備打筆戰的模樣,何以會出現這狀況?簡單推論:反對他們的聲音,已經實際威脅了其政治議程,惟有出下策打壓,就算撕爛道貌岸然面具,也要斗死對手,不然未來仕途堪虞吖!

許多人還是當這些所謂“文人”是獨立於政黨外的“清流”,殊不知他們其實擁有政黨背景,甚至是政黨背後的智囊團。而所謂在野黨,在某些州屬已經是執政多時,只是還沒執政中央而已,所以這些有多重身份的“文人”,實際上半隻腳已經踏入建制,只是權力還未大到可以在布城有辦公室而已!

話說回頭,丘的失言到底有沒有涉及歧視問題?这絕對有爭議。純粹以文字來看,「基佬」其實是個中性字眼,「基」譯自英文GAY,在外國當你說一個人是「基」的時候,並不涉及道德審判。就像他們說某女生是LESBIAN那樣,但為何轉化成中文後「基」加上「佬」後就變成歧視字眼?根據廣東詞彙,我們不都稱呼商家是「生意佬」`德士司機為「的士佬」`建築工人為「地盤佬」嗎?「佬」實際上是泛指Men,除非我們在前面加上某種審判,例如:「死基佬」`「爛差佬」。。。等等,才會形成歧視的嫌疑。當然,丘的貼文是整體的Context有問題,因為後面加上了譏笑的詞彙--「蘭花指」,這種標籤同志的片面說法,引來大量批評,只能說丘活該了。

社運圈內私怨猶如肥皂劇,我們這類「花生友」除了吃花生看戲之外,也得留意這些劇中人言行,是否必須上昇至公共討論層面,这絕對有斟酌的空間。正如今天这亂世,自稱自由主義人士常上綱上線,把所有詞彙`個人行為和私怨都歸納「政治正確」來處理,還真讓人震驚。當西方已經禁止基督教徒祝賀Merry Christmas,需換上Happy Holiday,以「照顧」非教徒「感受」;不能用Policemen轉用Police Officer,要「照顧」兩性平等;又,不能用Black People而需用african american,要「照顧」弱勢等等。。。這些到底是糾枉過正還是自由進步?我們的自由是比以往多了還是少了呢?還真讓人混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