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Monday, April 10, 2017

攻擊法家乃幌子

肥超在《東方日報》專欄,開名字把法家納入網絡“雜牌軍”當中,抨擊廢票論,還大義凜然的提出八大疑問,要求答案。此事引起了網絡一片熱議,好事者都想看肥超槓上光頭,享受刀光劍影吃花生樂趣。怎料,光頭懶洋洋的簡單回了一小段,事情看似不了了之。肥超竟然再次開名挑釁,一副幹架的陣勢。

雖然法家威武,但也只是網絡上一支小小寫手團隊,沒背景沒錢沒政治勢力,實際上對大局影響力真的`真的`真的不大,因為我們雖有劣等種族暗黑心理權威但馬來社會完全不認識我們的。那為何肥超大張旗鼓在主流報紙公開炮轟呢?誠如他自己所言,他把法家提出的廢票論和“華人投廢票”畫上等號,目的非常明顯。就是將法家這支獨立的寫手,和國陣某華基政黨聯上關係,到最後就是所有提出廢票的都是馬華收買的,如斯抹黑手段,屢試不爽,只因鄉民太多。

除了廢票,法家還提出投票給小黨(如:社會主義黨)或支持獨立人士,以制衡兩大陣營爭相討好馬來社群的趨勢,有沒有人理會呢?我們不斷討伐火箭已經乖離“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鬥爭方向,要他們檢視,其他人有沒有說句公道話?沒有。還有不斷引用他對法家的抹黑到處散播,當中包括一些評論人。

肥超通篇文章,大量標籤`扣帽子的詞彙:“雜牌軍“`”禽獸相“`“假勇武”`“失意份子“等等。說不是啟發自中共文宣都難,而肥超在挑釁光頭的時候,竟然指控光頭不諳中共八股文,他連光頭博士論文是研究中共專題的都不懂?歷史博士喔!以個人情感來說,我認識光頭許久,從來沒見過他拿博士頭銜出來唬人,人家尊稱他葉博士也被婉拒,相較之下,整天拿自己的頭銜到處炫耀的,還真有趣。

那肥超為何突然攻擊法家提廢票的政治不正確呢?我想到的只有一個理由:轉移視線。

355法案固然是國陣勾結回教黨的大戲,但折射出希聯各黨派立場根本南轅北轍!連一個法案修改都無法取得共識,何況其他更大問題?土團更是反對承認統考`反對地方選舉;誠信黨和公正黨也傾向支持355法案,誰理會火箭反對的立場?可能有人認為這種立場不一是互相制衡的好事,如果我國是民主完善體制也許對,但希聯欲以一個陣營取代國陣執政,立場不一將使施政出現困難,如果爭議出現最後拍板的是誰?老馬還是旺姐?未來首相還是安華?奪權後要不要先修訂首相權力,縮小首相署規模,還政於民?

我國不斷步向回教化,朝野競爭推動,兩大陣營都有參與,剛爆出的《雪州城鄉規劃指南》非伊斯蘭教宗教場所須距離穆斯林住家50公尺事件,就足以證明回教化政策推動不限於國陣,就連希聯執政州屬也一樣!對於非穆斯林權益,已無人理會。許多人期望出現的“兩線制”慢慢變形,越來越趨同,根據種族分配利益結構不變,選民期待”公正公平民主“的理想已消失。如果變天,迎來的將會是“兩陣制”,而非本質上不同的“兩線制”。

很多人還對希聯有期待,主要是“變天還沒發生過”這誘因太大,對於壯大第三勢力卻步,心理上的焦慮已到極限,凡此種種都成了政客撈取選票`爭奪權力的最好藉口,法家提出廢票實際上是讓選民思考自己投下一票的意義所在,一個倡議提升公民意識的社會,應當如此,而非謾罵想投廢票的選民是傻逼。謾罵文化培育出來的,只是喜愛看葉問打日本仔`李小龍踢爆《東亞病夫》牌匾的鄉民,絕非公民。

最後,法家不會隨肥超起舞,更不會掉入他設定的泥漿摔角陷阱中,讓他繼續自爽`自我吹捧,享受底下鄉民簇擁好了。也欣慰老林得此賢徒,能言善辯`渾身是膽`巫統流氓看見他必定屁滾尿流,落荒而逃。火箭則無需擔心“馬來人不安”也能入主中央,登上權力高位,到時候別忘了給條活路法家就行了,哈利路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