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Monday, November 21, 2016

大馬的溫和投機主義

後Bersih大龍鳳繼續上演。

老馬演大戲跑去solidarity with Maria大媽,鄉民齊聲讚好,還心疼九十高齡老人要蹲街邊,為國為民看了心酸。還有人說老馬貪污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最重要現在倒雞,他絕對支持云云。。。,面對這些只有金魚記憶的蠢材,除了詛咒他們下地獄還能做什麼呢?

然後在野陣營一堆學棍,抹黑法家收錢替國陣賣命,打擊抗爭力量。我看了只有一個想法,這些自命清高的學棍,確實收了在野黨錢在後面當智囊團,本身就不中立了,現在政局越搞越柒,不滿越來越多,他們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不顧廉恥潑污水,只希望受騙的鄉民繼續被他們耍,持續其光環。拜託看看自己的背景才來抹黑,也麻煩拿出證據,不然讀到博士也不過高級柒頭,樣衰無罪但戅鳩難醫啊!

這狀況讓我不禁聯想起兩年前的香港雨傘革命。當時主導政治的兩大勢力:建制(像國陣)和泛民(如希聯)爭奪政改話語權,最後導致中共人大推翻並祭出831決議,引發港人佔領街道80天。期間已經出現因不滿泛民的另一股聲音(後被通稱本土派),當時備受泛民政客和支持者揶揄`打壓,甚至有許多嘲笑他們的聲音,不相信香港的政治已非兩大陣營的較量,泛民多年的妥協`溫和路線失效,已經導致中共打壓香港越趨惡劣。而由泛民主導的在野陣營,由於擁有媒體(如當今大馬)的優勢,不斷放送軟化群眾的訊息,緩和不滿泛民的聲音。

佔領期間,泛民政客用各種手法,阻止人群衝擊,更甚的是配合警方出賣抗爭者,導致許多參與者被捕。把場景換回來Bersih,雖然沒發生這種激烈對立,但的確發生有人想衝被淨選盟阻止的狀況。根據希聯的輿論觀點,他們認為激烈肢體衝擊,可能會是警方安排的“奸細”,以污衊Bersih運動,這和泛民抹黑抗爭者蒙臉是鬼`指責本土派組織收中共錢搞事,何等相似!如果Bersih的溫和路線長期不奏效,相對激進路線的出現,最後導致希聯維穩,絕對有可能!溫和無罪,但溫和到最後變成維穩就是問題!

回到源頭,何以這些自比“溫和”的社運/政圈人物可在大馬生存?還霸佔了輿論重要位置,還不是因為整個社會缺乏公民醒覺。這說法可能導致有份上街的人不滿,他們會認為--我已經醒了啊!你們看雞貪污26億元啊!Blah Blah Blah。。。是的,你們說的這些二手資訊,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你們知道「真相」了,也上街表達不滿了,之後呢?老練機會主義政客如:老馬,就是看中這些Bersih支持者的簡單思維,趁機佔據道德高地,將你們的盲目熱情,轉化成他的團伙回到政治核心的工具,就連一些政黨理念論述倡議者,也難敵更「容易」替換政府的誘因,把老馬的投機描繪成弱者,需要「被利用」為推動改革動力,這些本末倒置`投機取巧的說法符合了許多「勝利球迷」支持者的心態,就如世界盃出現巴西對壘德國,半場後德國領先,原先支持巴西的球迷轉向自我催眠:「我早就預知德國會贏所以放棄巴西!」。相對這些投機改革心態,堅持拒絕老馬的人卻變成了「改革」路障,實在讓人哭笑不得。佔據了道德高地的在野陣營,其投機取巧思維,絕不比在朝政棍遜色。

誠然,以大馬這個以追隨領袖為榮的愚民社會,要達至真正的改革路途非常遙遠,可能法家的觀點在某些人眼中是「犬儒式憤世嫉俗」,不合時宜。但我認為必須要有一批人堅持相對「激進」或非主流的看法,一個完整的公民社會,應該容許異議,而不是推崇一言堂,或只跟從選舉政黨議程。這些人可能沒能力組織起來,可能只因無力感導致憤慨。但不能因為如此而斷絕這些人的言論自由,民主社會這麼多元,連一點的嘲諷都受不了,再走下去就是專政的開端。美國民主黨支持者接受不了敗選衝擊,把「大愛」`「多元」`「非暴力」拋諸腦後,最後演變成自己厭惡的暴徒,就足以證明,真正成熟的人不盲從,拒絕任何形式的個人/團體崇拜,理性思考及信服不完美的民主制度。至於社區的深耕細作與否,純屬個人政治意願罷了。


Monday, October 3, 2016

分而治之統治術

上一篇有人看了覺得很民族沙文主義,基本同意。有人認為和其他社群切割不合理,理由是人口結構上,華裔始終是少數,馬來社群不改變我們只能乾瞪眼。與其切割,倒不如聯合`融入`策動馬來政治力量改變現狀云云。。。邏輯上同意的,我只能佩服有此遠見者,希望你們身體健康,留待有用身軀改革,他日得到一官半職的權力後,先讓自己富起來吧,國家社稷乃虛幻矣。

雖然物理上,我們必須在這片土地上和其他種族融和相處,但政治上則未必。華社主流價值觀,一向是合縱連橫,無論朝野,皆有我們身影,此謂“兩條腿走路”,改朝換代或維持現狀,華裔都留待主流內。此觀念即讓華裔政治能量持續,不因人口移走凋零下式微。缺點是-因意識形態分裂,無法團結。而師承自大英帝國,分而治之的應用,從不只對外,族群內也適用。

統治,術也。根據法家韓非子歸納:“法”、“術”、“勢”。“法”者,治民之法典;“術”者,馭吏之權術;“勢”者,鞏己之權勢。雖然是探討中央集權君主制,但引申出來的是管治`馭民`用人`刑法等內容。華裔自喻文化淵源流長,實質對自己文化不求甚解,更妄論精通。反而英國人老早就懂統治的精髓,不然一個版圖不算大的國家,能建立起百年帝國,絕非易事。

而本地主流輿論常指責英國人用“分而治之”,讓各族群長期處於割裂狀態,無法團結,自然有利於殖民統治,由於負面標籤,絕少人真正研究“分而治之”的統治之道。此統治術乃源自華夏文化-法家商鞅,以及後世總集的《商君書》。商鞅背景正是秦朝一統天下,提出“民弱國彊,民彊國弱,故有道之國,務在弱民”,為了使中央強大,以各種方式“弱民”。

這些帝皇統治術,在今天受西方教育,具備普世價值`博愛情懷的知識份子眼中,是暴力`封建和落後的象徵。但這些知識份子卻看不到,自己處在的政治環境,正正為他們鄙視的手段操弄着。尤其當他們指責別人反暴政不要政治潔癖時,特顯幼稚。幾乎每次選舉,都有學者譴責“分而治之”讓國家積弱,國民應團結一致對抗極權,但另一邊廂卻壓制激進聲音,要求抗爭也不要落入統治者的”圈套“導致亂局出現,而這種按照暴政劃下的界線“抗爭”,不但無法扳倒對手,反而會成了暴政維穩的工具,迷信“仁者無敵”到最後弔詭地成就了暴政的長治久安。

統治之術精妙之處,在於如何弱民。換句話,就是讓民無法自強自立。以今天的科技,封鎖資訊顯得落後,惟有擾亂,八分真相滲兩分造假,或以“海量”罐頭資訊塞滿民眾視線,減弱異議曝光率。又,愚民。在教育程度不高的地區,極易受控。即便高等教育者眾,剔除教材中人文部份,強調工具性`量化積分制度`製造競爭,社會將出現大量受高等教育,但單一專業;毫無人文意識`思想僵化的生財奴隸。香港近年政治紛擾成因,很大程度上是英殖民政府走後,當地人無法複製管治模式,加上中共干預,利用分而治之手段撕裂社會,造成今天的殘局。

回到大馬,華裔因政治前景不明朗,焦慮失望的情緒,預計將持續至下屆大選。加上經濟寒冬將至,出走的人將會越來越多。政治人物只在乎議席的計算,在選民眼中都一個樣。呼應前篇文章,華裔不應再浪費時間在其他族裔身上,先自強掃除自身陋習`革新思想`解決華社內部為先。從哪裏開始?Follow the money。

教育:華小獨中貪腐問題嚴重,堅持不妥協。這些潛伏教育界,削弱華社力量的敗類,揭發之。生活:簡約,不作無謂花費。盡量不把錢花在巫統朋黨生意。存錢,怎麼辛苦都要做,不賺非法快錢,花時間自修`建立網絡更佳。政治:學習利用架構,進行投訴。短訊`寫信`電話`網上簽名`社交平台,不斷做。拋掉黑白對立的二元思維,假設任何政客一旦進入體制,就會腐化為前提,不當粉絲,保持距離,有錯即刻批評。這是建設公民社會必定要做的。要做到所謂的“團結”不是靠大一統,而是堅持獨立個體`自由思考。歐美看起來人人都堅持個體獨立,本應紛亂。但從國家乃至整體西方文明卻強大,證明不斷革新`推翻,萬變才是王道。

要改變社會,先改變自己,而不是萬事等別人打救。大環境無論怎麼變,先修身吧。請細咀嚼孟子所言:“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于天地之間。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是集義所生者,非義襲而取之也……行有不謙於心,則餒也。我故曰,告子未嘗知義,以其外之也。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長也……”,至於那些小丑政客,當娛樂即可。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6

其實只關榮辱

最近連寫文的意願都消失了(其實是打字),不是因為大馬政局停滯,而是人民從505變天失敗後的不忿,到焦慮,進而失望,現在許多人已經灰心,甚至死心。Bersih說要搞5.0,網絡反應零零落落,我看著Facebook幾年前的“歷史痕跡”,對比當時全體動員的狂熱,唏噓不已。

明眼人就明白,這是政客操弄的結果。無論朝野,皆有責任。

最近香港立法會選舉剛落幕,看著人家新舊交替,政治進入新階段,心裡還真不平衡。人家連公平選舉都欠缺,加上中共壓迫,局勢日益嚴峻,都能頂住壓力抗衡之。回望我們的在野陣營,已經贏得過半選票,除了偏安一方,各自盤算黨利益外,還為人民做了什麼?505後大大小小的所謂“政治動員”都是為了自己利益,人民依然惘然,移民人數不斷攀高,誰在乎了?地方官員涉輪姦`沙巴邊防如同虛設`南方土王不斷僭越憲法干政,在野黨政客除了猜猜一號官員是誰外,還有甚麼作為?你們竟然還有臉籌款?納稅的人民,你們在乎嗎?

是是是,我知道,我們的選舉制度也是不公平;是是是,我知道一號官員貪污了幾十億;對對對,我不應該罵人民心目中的反對黨英雄的,不然就是賣華走狗;對對對,我沒有“出來”參政靜靜就好,沒資格批評的。。。是是是,對對對。。。人家搞社運很辛苦的,參政又要承擔被捕風險,哎呀,我怎麼還吹毛求疵呢?繼續繳稅供養這些神台上的新偶像舊英雄,偶爾作兩張圖“論政”,然後繼續等英雄出山救國不就夠了嗎?一人十元我有貢獻的噢!

我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上述思維有問題。我看到了一種委曲求全,被虐中尋求快感,斯托哥爾摩症候群的扭曲心理。

轉換畫面,香港政治人物中,陳雲的出現對我衝擊最大。雖然他參選落敗了,也被對手抹黑為神經病,但我從他身上看到了一股傲氣,一個政治人物應有的承擔。哪管別人潑污水`得罪選民`趕走支持的言論照說不誤,抓緊自己的信念和宗旨,堅持到最後。

相比之下,大馬的政客,不,應該稱政棍,為了所謂的“改朝換代”可以棄創黨理念不顧,勾結鑄造大馬今日淪落局面的主腦,聲言“救國”;涉貪不單止不道歉下台,還大言不慚,理直氣壯指責敵對陣營抹黑,毫無廉恥地霸着人民授權的議員位子,是誰給了豹子膽這些鳥人?在網上狂讚他們”正義“,不斷拿暴政比爛,結果讓政棍有機可趁,自造惡果。權力輕易讓人腐化,而你們這些粉絲,就是最大的禍首!

陳雲曾說過,選票並非神聖的,我開始不贊同,現在已無奈接受。民主遊戲最諷刺的,就是選民的教育程度不一,政治認知程度參差不齊,第三世界國家買票`種票`賄選`操縱,手法層出不窮,為了三百元或一包米就出賣選票的,怎會是神聖?

華人在這種環境還能自處嗎?除了移民別無他法?還在等英雄出山救國?沒有人會想到,能打救你的正正是你自己。

是的,是時候拋開一些固有思維了,萬事都要靠馬來人先行才能改變?不,放棄對馬來人的幻想,他們的分裂我們無法理解,也無從干預,只能乾瞪眼。這個民族在泥沼已經半個世紀,一天不脫離3R的詛咒,無法進步的。華人要做的,是先自強,除掉內奸,方能前進。

任何以權力交換,替某個馬來種族政黨背書的華裔候選人,棄之。任何以“愛國”`“團結”名義背棄華裔選民利益的,棄之。任何假借大愛包容`普世公共,實則為馬來政權維穩的“知識份子”,攻伐之。很種族主義嗎?不夠大愛包容`普世價值嗎?正是。

唯有民族自強,以華夏文明繼承為榮,不是甚麼大馬華人`南洋華裔`海外華人自居,華人就是華人,WE PROUD OF IT,WHAT'S WRONG WITH THAT?我們有悠長歷史文化,豈有自降尊嚴,與夷謀權之由?而大中華膠親共者,鞭撻之!華夏文化流傳`融和`發揚,靠的正是不斷統一分裂,物理原理如此,華夏文化的敗壞,在蘇維埃政權輸入之後,滅華夏文化者正是西方的共產主義!豈有靠攏中共之理?今天的強國已非昔日禮儀之邦,早淪為地獄鬼國,手持馬來西亞護照者,還在北望神州打飛機?移民歸祖國吧,還等甚麼?

很種族沙文主義?讀了很多西方理論也別忘了自己。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要得到別族尊重,甚至敬畏,先自強。賣族求榮或以權謀私者,天誅也。華教裡面,欺壓自己人的還會少?別作無謂的白日夢了,為何猶太人人口那麼少能操縱全球經濟,頂住中東回教徒的攻擊,開始學習吧。


Monday, July 25, 2016

倒雞?黨利益最大啦!

幾位被人標籤“法西斯”友人玩了個政治取態測驗,雖然採樣不完整,但牽涉層面也頗廣泛。結果驗出了大家都不是極右信徒,有的甚至是左傾。證明我們這票人只是以常識入文,從來都不是什麼“法西斯”,我們這幾個人都明白真正的極右,和我們差十萬八千里。抹黑我們那些白癡,具有很明顯的政治目的。

網絡發言說穿了,就是滿足個人虛榮的東西(至少我是這麼看)。除非,你是公眾人物。你發文就有了公共意義,尤其政治人物,影響可大可小。如果在一個具高度民主意識,開放的社會,每個人都可以有政治立場。互相辯論`謾罵,不會影響真正的“大局”,因為大局就是言論自由`政黨輪替是常態`民主制度早已建立,每個人心底都有一條界線,知道怎樣才是逾越,但蕃薯國是特例。

大馬不是民主國家,大家認了吧。不要再玩什麼“民主最黑暗一天”了,這個爛透的國家根本不存在民主,頂多是選舉的遊戲。一個由執政集團設計妥當,一大堆制度關卡`繁文縟節`不斷讓對手兜圈圈的“民主選舉”。問題是:你們以為在野黨不懂嗎?

每次發生貪腐事件`人為災難,我們親愛的在野黨就只停留在幾十年前的舊手段:發文告譴責,社會有反應要升級,就召開記者會重新講一次文告內容,加兩句Sound bite收工。跟進的事,就交給社運`媒體(被收編)去做,到了選舉就加幾句口號,把這些“政績”加工做圖,富貴點的在野黨就把圖弄成Billboard,讓公眾觀瞻,以示”有做工“。這個模式,屢試不爽,還差點為他們帶來”改朝換代“,而這個”結果“其實不在他們預料之中的,之後的體育館黑色集會不了了之,證明了我們偉大的在野黨,完全不想取代國陣這個暴政,只想”維持現狀“,繼續兜圈子。

505敗選後,套句方丈說法:「人民因民聯內鬥而情緒低落。」這說法基本上沒錯,而且蔓延到民聯分裂成希望聯盟之後幾場補選,人民基本上已經不再是“情緒低落”,而是絕望。事實證明選舉政黨是完全以各別政黨利益計算,不是以人民意願為先。在美國司法部門公佈“一號官員”貪腐證據,並凍結其朋黨資產後,以常識來看,這是反對派天大的“禮物”,在野陣營天天在喊“倒雞”,現在美國出手了,你還不快回應等什麼呢?

有,林冠英這個時候提出檳城州補選,說是對雞政府不滿的公投!哈囉~~你睡醒了沒?505選舉時期,就是你們喊雞和河馬買Cincin最落力的啊,那時候人民已經表態了,不然你以為你的首長怎麼得來的?現在美國給了最強的火藥給你們,還不開砲竟然搞州選保自己的位子?國家利益還是州利益重要?火箭說不是為了保住其黨利益,鬼才信!火箭偏安一方已久,他們一直沒說出口,綑綁檳城火箭成一體,賣地填海都只有一個目的--長期執政檳城,財政自主。誰管其他盟黨怎麼經營,他們被打倒我們還有檳城啊!如此目光如豆的政黨,要他們帶領國家“改朝換代”猶如沿木求魚。他們不會挑戰暴政的,任何政治動作都是自保,如果有一天回教法通過,其他州屬的死忠粉絲,你們要不要搬去檳城住?

全世界都在看大馬笑話,日本媒體直接問:「為何這樣的人還能在首相位子上?」我們的人民繼續無感,繼續為了各自族群/黨利益計算`還陰謀論說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這樣素質的國民怎配有民主?罷工罷市罷學?別想了,頂多是Bersih5.0上街園遊會兩天,沒成效回家睡覺,然後上Facebook貼“民主已死”繼續裝睡,妄論衝擊暴政了。喊得最大聲的政客,告訴你人潮是一切,噢?難道前面四次的Bersih人潮很少?暴政倒了沒?

不要說我小人之心,通常喊最大聲的就是維穩先頭部隊,有本事至少要像香港年初一丟磚頭啊,不要為了唱「海闊天空」而浪費民氣,人民士氣低落正正是因為你們這些政客無法給予希望!幾十年的「體制內改革」到底改了多少?還是變本加厲?如果這次無法扳倒暴政,我想,人民是時候考慮「體制外改革」了。


Monday, June 20, 2016

雙補選輸掉了什麼

雙補選塵埃落定,各路馬後炮齊發,我當然不落人後。即使無法改變什麼,但讀到主流媒體和黨團的說法鬱悶非常,不吐不快。

選票計算出爐後,主流媒體大字標題:「華裔回流國陣!副首相感謝。。。」云云。不懂吃了藥還是智力衰退,在野陣營某些人居然也認同此說法,讓人驚嘆。看回數字,巫統的得票率分別是大港53.01%和江沙53.81%,對比2013年在两个國會的得票率是大港50.53%和江沙51.14%,只是稍微增加了大港2.48%和江沙2.67%。而兩個選區根據選委會主席莫哈末哈欣所指,投票率皆比13屆大選偏低;江沙補選投票率為71%,大港補選投票率則為74%。對比上屆全國大選,高漲的「改朝換代」情緒,由於無法影響大局,補選投票率較低是正常不過的,我反而覺得高於70%已是偏高的投票率。在野黨不能完全歸咎華裔選民,影響最大的是選民(無論在地或海外)選擇--不投票。國陣通過控制的媒體轉移視線,只是掩飾其支持度只稍長的蒼白,難得竟然獲得在野黨配合,讓他們有喘息的機會。

輸了是事實,退潮後誰沒穿底褲,一清二楚。伊斯蘭黨和誠信黨兩區加起來的選票,都不如巫統,爭得第二排名又如何?只是為各自政治議程背書,終究無法贏得議席,馬來選民進入戰國局面,已是定局,唯巫統依然強大,無論伊黨/橙黨/公正甚至行動黨,都無法有力撼動其基本盤。那雞其後馬上宣稱下屆大選國陣能重奪雪州,其實一點也不虛,只是在野陣營支持者不願面對現實。雪州政權已是分崩離析,本是公正黨最大平衡--安華因素,已不復存在。阿茲敏在補選中態度曖昧,小心翼翼,昭示州政權正在瓦解中。巫統只需收編伊黨以外少數反對派議員,就足以重奪雪州。

兩場補選最大輸家,除了檯面上參戰政黨,還有火箭和公正黨。

火箭無法利用這次成績,為其擁老馬倒雞策略背書,誠信黨在馬來選民眼中,淪為火箭操控的傀儡,其政治定位問題,如不及早解決,式微難免。火箭急就章的部署,無視華社對老馬不滿情緒,一味以1MDB和納吉貪腐課題攻打,對地方問題疏忽,只落力塑造候選人形象。。。等等,流失選票是預料中事。欲說服半城鄉選民(劉鎮東所言)換掉國陣,最佳辦法是紮實經營地方服務,針對解決地方議題,或許還有機會。問題不在能否說服,火箭如欲執政,就該提出實質願景,任何取巧走捷徑,期望只強攻納吉貪腐就能奪權,只屬妄想。

公正黨這次異常低調,主要是伊黨在雪州的位置微妙,任何威脅雪州政權的步驟,都會動搖阿茲敏黨內地位。阿茲敏背叛安華,黨共主大位在即,前老闆老馬也已經轉向,內外合流時機已到,區區拉菲茲擋不住的。選後公正黨內鬥局勢明朗與否,安華及其剩餘勢力會否遭到剷除,就能看到端倪。安華再次通過親信放話要求小心老馬,已經無關「大局」。老馬有火箭的「鼎力支持」,阿茲敏在掃除餘孽後,聯手舊老闆成為在野新共主,指日可待,選民只是權力鬥爭的棋子,你們真以為自己那張票是在「改朝換代」?

大家面對現實吧,老馬利用希聯倒雞是延續巫統黨爭,老林不惜當掉自己多年政治資本陪跑,最後一定吃不著`兜着走,更隨時當掉自己黨的多年奮鬥。公正黨已淪為個人獨裁的政黨,出賣人民走進建制只是時間問題。誠信黨只是半個伊斯蘭黨,開明之說只是政治粉飾,提不出任何遏止國家世俗被伊斯蘭化蠶食論述,模陵兩可只為奪權掩飾。伊斯蘭黨將會泡沫化,作為巫統分散馬來選票的棋子,他們的伊斯蘭夢只是自圓其說,下屆大選連吉蘭丹也可能保不住。砂州遠離馬來亞的心只會加劇,不會停止。沙巴淪為菲國恐怖份子和警方聯手詐財之地,沙巴人民是時候想想自己前途了。

如果說雙補選是在野黨輸了,倒不如說是人民輸了未來。輸了政黨不再「服務人民」只為權力鬥爭`也輸掉了朝野制衡;輸掉了改變國家伊斯蘭化的僵局`更輸掉了重振經濟的時機;下屆大選,即使換得了執政黨,也換不了國家衰敗之局。


Wednesday, May 11, 2016

鄉愿罵人法

網友豬哥日前可能看AV上火,或者沒AV看乾枯,看見某文壇老前輩在臉書貼上舊照片,圖中老人家笑臉嘻嘻,和妻子豎起食指的墨水印,說明自己還對改變有期望,取笑年輕人容易心灰意冷之意。。。,豬寶寶看畢火冒三丈,便疾書大罵老人家。貼文一出,掀起了各路人馬謾罵指責。責難豬哥怎麼連「德高望重」的前輩都用粗口招呼,簡直冇大冇細!還有人藉故鳥豬哥文章垃圾,說他歪理連篇,用粗口是“霸凌”行為,更有舊讀者之前因不滿其它議題豬哥立場不同,也出言譏諷,人身攻擊,霸道行徑讓人嘆為觀止。

本來我對這事件沒什麼看法,一來自己也是離地,雖然非PR非移民,但有利益衝突不便評論,惟有保持觀望。看慣豬哥寫文字的人都很清楚,他一向是粗俗抵死,論點姑勿論精闢與否,但其玩文字功力絕對讓人耳目一新,這樣的寫法在主流不可能出現。網絡平台的特質,正好讓他得心應手,也累積了不少讀者。而且他評論涉獵的不止本地,也包含國外議題。但此次事件,反映出一個華人社會的陋習--鄉愿。在本地華人圈子這才是大主流。一個人無論他多麼不堪,只要他之前累積了知名度(專欄作家`藝人`政治人物等)或者輩份高(年紀夠老),人們就可以無視,指出其不堪的人反而招致攻擊,文章中的重點沒人理會。

這樣的鄉愿DNA,已有千年歷史,華人內鬥不斷`公民意識不彰,和鄉愿醬缸脫離不了關係。最新肥超被圍毆,甚至老大下封粗口令,也是同類事件。沒人關心說話內容,沒人理會價值判斷,對於衛道之士來說,鞭撻粗口比尋求真理更重要,只要他們耳根清淨,就算被圈養`當奴隸`被欺壓,通通小事。

故此,藉此文章送給可憐的粗口豬寶寶,下次要鳥人之前,寫兩次。第一次貼文言文,讓讀者摸不著頭腦,然後詢眾要求貼第二次,還原註釋文,還重點提警示句子,人家就沒輒了,明白嗎?就以你最近犯眾怒的貼為範文,重寫一次如下:

『翁某,勿戲。
京師革乎,汝居南國天青晴川,民安樂然,固無蹙乎,何笑吾?
吾若能徙,莫論革,眾大日歲歸何難?
翁風甚也,日複念昔逮之憶,當予擊掌雷雷。
吾若能徙,暇余斥故仇宦(今之大邪乃鏟也),眾布衣定愚懷之。
翁及暇騎鐵鵬歸望獄淵中人,愜哉!
乃腐儒彼睨番夷之憐憫也。
故,翁某顧吾之革(今更曲題曰媚勾當權也!),吾亦原汝國當革,
腐儒當朝,量入番夷,汝等媾伺容異哉~
屆勿蹙矣!
以吾身者,窮則止徙,節乃顯,清則止諷,局乃廣,不鄙不愚,
則受欺亦心明也!』

(溫馨提示:此文具有不雅`粗俗字眼,有道德潔癖`心臟負荷問題`粗口休克併發症`心靈虛弱者,請自行判斷。未滿18歲或心智若幼童者,需在父母陪同下閱讀,謹請留意。)

原文:
「喂uncle,咪玩啦~
換不換到政府,你在澳洲都是藍天白雲碧水雲天民主人權自由啦,當然不會“心灰意冷”啦,要醬紫抽寶寶的水嗎?
寶寶如果有能力移民,別說改朝換代,每年308、428、505、709、831、916各回來一次又點話咧?
是呀,很威水呀!每天活在回憶中,被內安法抓過,好撚威呀!掌聲給你啪啪啪啪!
寶寶如果有能力移民,得空得空罵下自己的老冤家馬華(現在主流大魔王是馬鏟呀仆街),一堆不知所謂的鄉民“豬老”前、“豬老”後地擁戴,
得空買張機票回來看下地獄道的同胞,多麼寫意呀含家產~
就如左膠去巴勒斯坦看回撚多麼可憐的心情。
好呀,既然老人家這麼關心寶寶的改朝換代(不過現在換了歌仔唱,現在是:“505,擦屁股,大家一起做政府”),寶寶也祝福你的國家也改朝換代,澳洲換綠黨等左膠上台,大量import回撚進去,到時候用菊花和雞拜包容這些回撚哦~
到時不要心灰意冷呀~」

Be like豬寶寶,豬寶寶沒錢移民,豬寶寶身土不二,豬寶寶不抽水,不帶著第一世界看第三世界的心情看待問題,豬寶寶也聰明,不會蠢到被人當第三世界的人看還按贊!」

PS:豬寶寶要乖,不要emo,多看AV調節心情。那些借你過橋,急著上位的孬種,和一堆搬弄是非`脅逼你自我審查的賤人,大可不必理會。必要時用上述方法應對即可,要學好古文喔!




Monday, March 28, 2016

你,值得擁有?

上篇文簡單提及“由下而上”的公民意識,有朋友留言提問,藉此文繼續探討。

民主政制中,選舉只是最簡單直接的授權方式(雖其由來並不簡單),讓代議士進入議會,反映人民的意志,達致最低成本的政治操作,以限制政府統治人民的權力。是的,我們的代議士義務,是進入國會(立法會)辯論,以達致對人民最大利益的局面。政府只是執行者,不是仲裁者,更不是立法者。代議士是民意代表,主要功能是--限制政府權力。

之前曾略微提及“直接民主”,為何很難執行?主要是人口眾多且分佈散落,得花高成本才能完成,故此,只符合小國寡民高密度地區,如:瑞士和古代雅典城邦。避免政治無法運行,代議政制才成了全球大部分民主國家的選擇。為了避免代議士挾持民意,甚至和民意作對的狀況,有人提出對於代議民主`直接民主外的反思:審議民主。這種想法,對於公民意識低落`喜愛崇拜政治偶像的威權社會,猶如隔靴搔癢。

在一個沒經過政黨輪替,依賴政客“帶領指導”下參與政治事務;資訊缺乏流通開放的國度,連代議政制都搞不好,還要審議?當然,我們得一步一步走,漸進國家的改革。但若革新的力量混進了砂石,我們是否應否忍住不發聲?公共知識份子看到在野黨不務正業,拋棄原則跑去和前獨裁者”聯手救國“應該譴責嗎?或某些領袖寧願僭越憲法,要求元首干預廢除首相
也可以接受?又或許在野黨領袖可能涉及利益輸送,為了替換政府也得暫時壓下?或者乾脆把這些問題都歸咎國陣的詭計就行了!罵人馬華民政狗就打住了,沒有論述,沒有辯證,再質疑就打出腐朽口號:國陣不倒`人民吃草!然後。。。就沒然後了。

我們的長期民主發展,難道就停留於自High式口號`沒有理性對話`投了一票就等五年後才來當“老闆”`無視地方議題的審議推進嗎?我們的民主發展不只是掌控在少數政治菁英手中,應該是越多公民參與越好,哪怕是小至地區民生到國家政策,都應該通過不斷質詢`對話`溝通辯論`達致大家都滿意的方式推行。潘永強曾經說過政黨輪替發生後,人民將面對政治精英的背叛,有多少人聽懂這玄機?民主速食就是目前在野黨不斷喂予國民的,不用理會地方選舉`不必懂太多憲法和正義`無需公民教育因為太艱澀等等。。。換了才來算吧!我想問:選民和在野黨,誰比較焦慮?如斯素質,叫我們如何放心把國家前途交付給你們?

那些想罵的人忍一下,轉過來看執政黨的不堪。納吉獨裁是青出於藍的,最大的推手就是老馬!連他的兒子也打開口牌:即使雞頭倒台,一定要巫統當政!間接證明了“救國聯盟”最後議程,是為了維繫巫統當權而背書!這難道真配合“兩線制”的概念,是為了保住國陣在遊戲內的玩法嗎?在野黨不是希望推倒巫統嗎?ABU運動是玩假的?整個憲法`司法`立法機構,已經被國陣多年來的蹂躪,變得破敗不堪,必須堅持制度改革,才能看到真的出路,而不是權宜之計,擁抱暴政反暴政,這是哪門子的策略?再玩一次“打入國陣`糾正國陣”嗎?倒雞若成功了,這些和老馬手拉手的在野黨政客,如何自圓其說,對付老馬的黑金帝國及其朋黨?還是I Help U, U Help Me,大家笑笑有默契的當沒事?而那些很超然`以前不斷批評老馬政權的知名政治評論人哪裏去了?你們會否站出來表態?還是你們接到黨中央命令,不准對外發言,要“統一口徑”乎?

看到某政黨開動文宣部,到處在網絡辱罵相反意見的人,不斷做粗製濫造的圖來宣傳其議程,真的很噁心。我們的民主如果只有這種爛素質,公民意識欠奉,製造一堆紅衛兵或粉絲搖旗吶喊,能跑多遠?公民社會也參上一腳,為老馬議程抬轎,說好的改革選舉制度呢?對於持異議者打壓辱罵就很尊重民主,多元政治?友人的一些激進看法,讓少數族群也有強硬的聲音,其實是在拉闊整個政治光譜,讓我們不至於墮入和理非非的僵化思維,因為我國沒有平權!是名副其實大多數暴政的代表,又有多少人意識到呢?

民主,你真的值得擁有嗎?




Tuesday, March 15, 2016

真。大局

大馬政治其實不難理解,只是表面太多假象,擾人視線。

政治研究學者們總愛以選舉角度切入,輔以資本或社會`國族`民族`種族官僚主義來概括大馬的政治格局,結論很學術性,多半指馬來西亞是威權政體和半民主自由國家云云。較少人從一個Top -Down“由上至下”或Bottom-up“由下至上”的角度去看。我國實際上只有由上至下的政治格局,無論朝野都奉行這個不能逾越的「默契」。近期發展的局勢,再一次印證我們缺乏由下至上的視野。

老馬主導下救國聯盟組成,民間出現兩極化情緒,許多唯希聯馬首是瞻的文膽無所適從。一些急忙轉態粉飾`另一些保持「超然」旁觀,最賤的一些則以「政治策略」試圖矇騙。本應受法律制裁的獨裁大魔頭,變成了愛國老人接受掌聲。當政二十多年種下的惡果要全國長期承受,現在反過來「救國」,真夠黑色幽默。

明眼人都看出他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其黑金帝國,推他兒子上相位。所謂的「倒雞」`「救國」只是幌子。偏偏我們偉大的在野黨領袖,卻以「策略」之名背書,棄原則不顧,上演「大團結」鬧劇。然後底下一大班護主心切的蠢人為其尋找藉口,讓人嘆為觀止。Top-Down的決策偉哉,底層選民負責搖旗吶喊就好,讓偉大在野黨領袖帶領大家出紅海吧!那雞固然可惡,但老馬絕非善類。所謂結合魔鬼倒撒旦,最後倒楣的還是人民。

另外,近期有人因不滿在野黨領袖不斷逆民意而行,提出下屆大選投廢票的說法。隨之而來的當然就是留言攻擊和抹黑。將「投廢票」說成是國陣議程,甚至是馬華民政主導,分散華裔選票的詭計。這種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維,反映出我國人民普遍缺乏了自己的獨立思考,對民主缺少想像力,沈醉於代議政治的侷限。政黨人士甚至搬出「國家大局」招牌,批評投廢票違法,膚淺情緒化。這種說法顯露「投廢票」擊中代議政制要害,尤其令在野黨非常不安。若有部分選民情緒真的化成廢票,在“勝者全取”多數代表制度下,讓他們下屆「改朝換代」的期望泡湯。故此,他們口中的「大局」除了是國家變天外,更是政黨存亡的「大局」,更是排除小黨(如:PSM)他日加入競爭的「大局」。

上述的「大局」和人民期許「大局」有重疊,也有相悖之處。就如「投廢票」運動中有馬華民政孬種加入「抽水」那樣,都是Top -Down對於Bottom-up政治醒覺的反動。人民對於未來的美好想像,不再只是寄望政客帶領,而轉為主動參與和發聲。這是從政者最不願意看到的,因為公民意識的覺醒,正是政客他日登上權力大位,必需小心翼翼照顧民意,如履薄冰之惡夢開始。當然,現階段提出「投廢票」個人認為言之過早,但站在公民的立場,時刻擺出質疑的態度是重要的。務必讓政客們對民意不能完全掌握,你手上的選票才有價值。這點檳城的選民應該感受最深。

同理,對於老馬主導的「救國盟」議程,就算我們提出異議會受圍剿和抹黑。即使是少數,都必須堅持質疑,讓這個「聯盟」不會冒然作出違背選民意願的重大決策。老林不願意披露他們在「倒雞」成功任何的後續行動,證明還有其政黨考量。由下至上原則來看,人民無需為任何政黨著想,因為從政者必須提出各種改變現狀的可能,人民Buy就授權執行,不Buy的話政客就必須推倒,重提新議案,期望選民青睞。

由下至上,公民懂得自決才能驗證主權在民,「國家」這概念才能完整實踐。沒有人民,「國家」只是淪為欺壓`奴役人民的機器。政府的成立,必須建立在人民授權意志上,不是政黨意志。我們的憲法,必須是制約政府的權力,不是人民的權力。如果憲法精神已經蕩然無存,無需盲目遵守,理應推翻重立。只要明白這邏輯,就能撥開迷霧,看清政客們每次言行背後的議程。政客的部署不應是我們去擔心的,制度上不改,變天只是換湯不換藥。為其搖旗吶喊,只是加強他們漠視民意的傲慢。

回顧歷史,Top-Down政客操作下,人民被Spin去接受“兩線制”,之後兩線制破局,現在兩線制的界線已經模糊不清,朝野政黨身份隨時切換,爭奪統治權。馬來霸權`回教凌駕一切`皇權干政卻沒人願意觸碰,維護這個破敗`搖搖欲墜的君主立憲制,將人民壓制在「國家團結大義」之下,這才是朝野真正的「大局」,其他說法只是各自政治議程。推倒霸權,不是建立另一個來取代,在這前提下,我寧願當酸民。


Friday, February 19, 2016

淺評旺角衝突

農曆新年期間,和家人去了旅行避年。除了碰上台南地震這件大事外,還從新聞得悉香港旺角爆發了警民衝突,視頻所見頗火爆,兩件事都讓我小小震驚了一下。之後和網友聊天時,達叔建議我寫一篇有關旺角衝突的文,當時立馬答應,但隨即後悔,因為如果要認真寫,恐怕寫十篇都說不完。故此,這篇文經過些許時日沈澱,也只能儘量簡述,望見諒。

從總結說起:“我支持任何反抗極權的抗爭行為,哪怕涉及暴力,義無反顧。”

網絡很多人稱旺角攻擊警方的人士為“暴徒”,實際是根據主流媒體的論調,事實是否如此?這些人怎麼會從普通市民變成”暴徒“?是否真的一小撮政客就足以煽動他們?衝突源自取締小販,真的只是攸關民生小事而已?港政府在衝突事件前後扮演什麼角色?這些問題,恐怕不是單單泡TVB師奶劇`港產片`追港星歌手就能明白,尤其大馬喝香港流行文化奶水長大的華裔,我主觀認為他們無法理解這起事件,更甭說評論了。

首先,要談論香港社會轉變,當然得從主權移交後談起。(我不用”回歸“,因為有政治含義)。中共政權從英國手中接收香港的主權後,曾經承諾:“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爾後從小圈子選舉*中選出董建華任首位特首,“港人治港”之聲高唱入雲。許多外流的港人回流,北上發展,擁抱董提出的“中國好`香港好”之背靠祖國願景,香港短暫出現了好景。

(*港特首不是由港人選出的,詳情可參考:https://zh.wikipedia.org/wiki/香港行政區行政特別長官)

好日子不長,之後董的管治團隊證明了是堆廢柴。香港經濟低靡`沙士疫症爆發`六萬港人破產變“負資產”`近30萬人失業,最後引發50萬人上街參與“七。一”大遊行,被迫“腳痛下台”。這是觸發港人對中共欽點管治人選不滿的遠因之一(更遠的當然是六四事件,不贅言)。

其後,董下台後由前資深政務官曾蔭權接任,情況不見改善,之後發生“生果金需入息審查“引發議員丟香蕉事件`配合大陸建高鐵,撥超高造價-700億款項,引發學生示威反對,曾個人操守涉嫌貪污問題更讓他成為香港最低民望特首,帶著污點下台。*

(*曾涉貪細節可參考:https://hk.news.yahoo.com/fullcoverage/donaldtsang/)

近因,就數梁振英上任特首三年多來,管治劣跡斑斑`罄竹難書。個人誠信從選戰批評對手唐英年僭建,結果自己也犯同樣的錯。其“政績”包括:硬推洗腦的“國民教育”`多次打壓新聞自由,更有電台主播“被辭職”`干預立法會操作,強推“政府架構重組”`推出東北發展計劃,徵收大片農地,引發居民強烈不滿`妨礙新聞自由,更去信控告評論人誹謗`中共為了嚴控香港政治,港人多年來爭取“雙普選”(即特首加立法會全面直選)被打壓扭曲,設下重重關卡,更頒布白皮書否決了港人提出的政改方案,引發上年全球矚目的「雨傘革命」。梁動用大批警力鎮壓,更發生“七警毆打市民事件“,至今仍未提控任何警員,但卻頻頻控告佔領者,更爆出控告女生“以胸襲警”的荒誕劇。

自大陸自由行開放以來,深圳更開放一簽多行,造成大陸走私奶粉`日常用品`肉類活動猖獗,嚴重影響民生,中港矛盾不斷惡化。但港府並未阻止,還譴責港人“未富先驕”,之後發生多項攸關民生,香港公共服務偏頗大陸人的事件,更是火上加油。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這次的警民衝突,是典型的“官逼民反”,中共這個極權,不斷通過各種手段,試圖控制香港的一切,讓本來維持三權分立的制度動搖。從廉政公署前專員涉貪`特首到安插自己人掌控各大學校委會`修改公安法令`擬訂俗稱“網絡23條”的惡法意圖控制網絡言論。。。等等,已經顯示香港固有的核心廉政價值,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港人眼見社會各方面染紅,中資企業不斷進駐,大學學額被大陸生佔據,而草根市民望著高樓價興嘆`地產霸權肆虐`通縮日漲`連小商鋪也逐步被「領展」*逐步吞噬,反抗無力,民憤不斷累積,爆發只是時間問題。

(*「領展」前身是領匯,是一家由房委會分拆物業將之證券化上市的基金公司,曾遭強烈反對但最後在立法會通過,贊成的包括泛民最大黨-民主黨。)

故此,本地某些不明所以的評論人,以取締小販這表面現象,就說是政府不體恤人民,逼小販走投無路所以引發衝突,應該有同理心云云。那。。。雨傘革命中,學生和素人被警方打得頭破血流,因此和警方結怨是不是更具體的理由?梁特首執意委任李國章任港大校委會主席,令許多大學生不滿呢?多名本土派人士被無理拘捕`毆打怎麼沒提?

如此粗淺`主觀`又愛套大愛光環的左膠言論,讓人發笑。還有涉及這次衝突後面各個政黨`政治組織的態度和關係前因後果,通通都沒分析呢!也難怪,之前雨傘革命,某本地社團邀請香港政治人物來馬,也只是認識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黃之鋒加長毛梁國雄,都是泛民政客,怎麼不見邀請其他派系的人物?來個持平的論壇嘛,這樣才符合公知標準喔!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吃花生學「自由平等」

網絡兼火箭政治紅人丘光耀因在Facebook發貼和評論人唐南發斷交,貼中譏笑唐為「基佬」,結果引起軒然大波,被斥發表性別歧視言論,最後丘道歉收場。

丘的言論固然證明了其人品有問題,但整個中文網絡加上主流媒體,不斷炒這顆超大粒花生,同情唐的人士不斷攻擊丘散佈“恐同”言論,還搬出一大堆社會公義理論,試圖將丘和唐的個人私怨上昇至公共層面,爭相戴上道德光環;而另一方面,卻放過幾天前回教黨主席哈迪,指控華人控制大馬經濟的種族言論,讓人失笑。

與此同時,大愛文人先後發文,試圖為他們傾向維護馬來人特權的立場辯護,還搬出之前寫過一堆馬來文文章,闡明他們不斷在馬來社會“釋放善意”,以達致跨種族溝通,嘗試”教育“馬來社會接受其論述,這種站在我比你高層次`懂更多,正是迂腐文人的傲慢,他們憑什麼認為其言論可以代表華社?他們憑什麼以異教徒身份諫言伊斯蘭教徒?當有人不同意,他們作出的反擊甚至人身攻擊,其輕蔑異議的嘴臉,比他們指責的丘更霸道`更精英主義。

很多網民會推崇這些文人,主要是自己懶惰思考照單全收,信任主流媒體平台棒出來的政論明星,但這種不痛不癢,對統治政權毫無威脅的言論,實際是一種建制維穩的模式。真正開放的公民社會,任何人提出自己的看法,必定招來批評,只需維持自己立場即可,甚至無需回應。根本不需要氣急敗壞,一副準備打筆戰的模樣,何以會出現這狀況?簡單推論:反對他們的聲音,已經實際威脅了其政治議程,惟有出下策打壓,就算撕爛道貌岸然面具,也要斗死對手,不然未來仕途堪虞吖!

許多人還是當這些所謂“文人”是獨立於政黨外的“清流”,殊不知他們其實擁有政黨背景,甚至是政黨背後的智囊團。而所謂在野黨,在某些州屬已經是執政多時,只是還沒執政中央而已,所以這些有多重身份的“文人”,實際上半隻腳已經踏入建制,只是權力還未大到可以在布城有辦公室而已!

話說回頭,丘的失言到底有沒有涉及歧視問題?这絕對有爭議。純粹以文字來看,「基佬」其實是個中性字眼,「基」譯自英文GAY,在外國當你說一個人是「基」的時候,並不涉及道德審判。就像他們說某女生是LESBIAN那樣,但為何轉化成中文後「基」加上「佬」後就變成歧視字眼?根據廣東詞彙,我們不都稱呼商家是「生意佬」`德士司機為「的士佬」`建築工人為「地盤佬」嗎?「佬」實際上是泛指Men,除非我們在前面加上某種審判,例如:「死基佬」`「爛差佬」。。。等等,才會形成歧視的嫌疑。當然,丘的貼文是整體的Context有問題,因為後面加上了譏笑的詞彙--「蘭花指」,這種標籤同志的片面說法,引來大量批評,只能說丘活該了。

社運圈內私怨猶如肥皂劇,我們這類「花生友」除了吃花生看戲之外,也得留意這些劇中人言行,是否必須上昇至公共討論層面,这絕對有斟酌的空間。正如今天这亂世,自稱自由主義人士常上綱上線,把所有詞彙`個人行為和私怨都歸納「政治正確」來處理,還真讓人震驚。當西方已經禁止基督教徒祝賀Merry Christmas,需換上Happy Holiday,以「照顧」非教徒「感受」;不能用Policemen轉用Police Officer,要「照顧」兩性平等;又,不能用Black People而需用african american,要「照顧」弱勢等等。。。這些到底是糾枉過正還是自由進步?我們的自由是比以往多了還是少了呢?還真讓人混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