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Monday, November 21, 2016

大馬的溫和投機主義

後Bersih大龍鳳繼續上演。

老馬演大戲跑去solidarity with Maria大媽,鄉民齊聲讚好,還心疼九十高齡老人要蹲街邊,為國為民看了心酸。還有人說老馬貪污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最重要現在倒雞,他絕對支持云云。。。,面對這些只有金魚記憶的蠢材,除了詛咒他們下地獄還能做什麼呢?

然後在野陣營一堆學棍,抹黑法家收錢替國陣賣命,打擊抗爭力量。我看了只有一個想法,這些自命清高的學棍,確實收了在野黨錢在後面當智囊團,本身就不中立了,現在政局越搞越柒,不滿越來越多,他們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不顧廉恥潑污水,只希望受騙的鄉民繼續被他們耍,持續其光環。拜託看看自己的背景才來抹黑,也麻煩拿出證據,不然讀到博士也不過高級柒頭,樣衰無罪但戅鳩難醫啊!

這狀況讓我不禁聯想起兩年前的香港雨傘革命。當時主導政治的兩大勢力:建制(像國陣)和泛民(如希聯)爭奪政改話語權,最後導致中共人大推翻並祭出831決議,引發港人佔領街道80天。期間已經出現因不滿泛民的另一股聲音(後被通稱本土派),當時備受泛民政客和支持者揶揄`打壓,甚至有許多嘲笑他們的聲音,不相信香港的政治已非兩大陣營的較量,泛民多年的妥協`溫和路線失效,已經導致中共打壓香港越趨惡劣。而由泛民主導的在野陣營,由於擁有媒體(如當今大馬)的優勢,不斷放送軟化群眾的訊息,緩和不滿泛民的聲音。

佔領期間,泛民政客用各種手法,阻止人群衝擊,更甚的是配合警方出賣抗爭者,導致許多參與者被捕。把場景換回來Bersih,雖然沒發生這種激烈對立,但的確發生有人想衝被淨選盟阻止的狀況。根據希聯的輿論觀點,他們認為激烈肢體衝擊,可能會是警方安排的“奸細”,以污衊Bersih運動,這和泛民抹黑抗爭者蒙臉是鬼`指責本土派組織收中共錢搞事,何等相似!如果Bersih的溫和路線長期不奏效,相對激進路線的出現,最後導致希聯維穩,絕對有可能!溫和無罪,但溫和到最後變成維穩就是問題!

回到源頭,何以這些自比“溫和”的社運/政圈人物可在大馬生存?還霸佔了輿論重要位置,還不是因為整個社會缺乏公民醒覺。這說法可能導致有份上街的人不滿,他們會認為--我已經醒了啊!你們看雞貪污26億元啊!Blah Blah Blah。。。是的,你們說的這些二手資訊,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你們知道「真相」了,也上街表達不滿了,之後呢?老練機會主義政客如:老馬,就是看中這些Bersih支持者的簡單思維,趁機佔據道德高地,將你們的盲目熱情,轉化成他的團伙回到政治核心的工具,就連一些政黨理念論述倡議者,也難敵更「容易」替換政府的誘因,把老馬的投機描繪成弱者,需要「被利用」為推動改革動力,這些本末倒置`投機取巧的說法符合了許多「勝利球迷」支持者的心態,就如世界盃出現巴西對壘德國,半場後德國領先,原先支持巴西的球迷轉向自我催眠:「我早就預知德國會贏所以放棄巴西!」。相對這些投機改革心態,堅持拒絕老馬的人卻變成了「改革」路障,實在讓人哭笑不得。佔據了道德高地的在野陣營,其投機取巧思維,絕不比在朝政棍遜色。

誠然,以大馬這個以追隨領袖為榮的愚民社會,要達至真正的改革路途非常遙遠,可能法家的觀點在某些人眼中是「犬儒式憤世嫉俗」,不合時宜。但我認為必須要有一批人堅持相對「激進」或非主流的看法,一個完整的公民社會,應該容許異議,而不是推崇一言堂,或只跟從選舉政黨議程。這些人可能沒能力組織起來,可能只因無力感導致憤慨。但不能因為如此而斷絕這些人的言論自由,民主社會這麼多元,連一點的嘲諷都受不了,再走下去就是專政的開端。美國民主黨支持者接受不了敗選衝擊,把「大愛」`「多元」`「非暴力」拋諸腦後,最後演變成自己厭惡的暴徒,就足以證明,真正成熟的人不盲從,拒絕任何形式的個人/團體崇拜,理性思考及信服不完美的民主制度。至於社區的深耕細作與否,純屬個人政治意願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