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Wednesday, August 26, 2015

公民研習班

網絡正熱議Bersih 4這課題,各路人馬吵得不亦樂乎,變成吵架是正經事,干淨擺兩旁。無論是政黨人士`評論人`公務員`乃至我們這些死老百姓,都堅持己見,指責對方。熱血參與的指責不參與的是懦夫`鵪鶉`還沒醒等等,不參與的反指對方愚蠢`草莓`和理非等等。。。但其實很多連自己是為何堅持己見,也說不上所以然,罵架也純粹只是討厭對方看法。

現實是在一大堆宣傳口號底下, 大家心底滿是焦慮。主辦當局無法駕馭其組織的能力不濟,更無法帶領群眾集中上街的焦點議題(其實已經不是首次),迷信一次上街就能改變現狀固然可笑,但全盤否定大型集會效應,不也是很武斷嗎?

任何人都可以質疑Bersih或其他社會運動,這是屬於大家的權力。無論任何人,都可選擇參與或退出`勇武沖擊或隔岸觀火`喋喋不休或沈默不語。皆因我們有最大公約數--“公民”這身份。然而,當很多人在討論“公民抗命”時,並不了解箇中意義。誤以為”公民抗命“就是不沖擊當權者`自願被捕`非暴力等,這些都只是表面,象徵性姿態。更重要的是,運動最終目標是逼政府回應或談判,而且需要有「底氣」,也就是政治上替換的「實力」。顯然好幾次的大型社運,都無法和在野黨裡應外合。

談論大馬政治的荒謬,選區劃分`選舉不公是當然的“常識”,議會政治常失靈,但更深層的問題是--人民心裡從沒當自己是「公民」。

佔人口大多數的馬來人,主導馬來西亞政治超過半個世紀,到今天還是陷於「主從」思維的困局。宗教上強調順從`對皇室要敬畏`對政治領袖需感恩。馬來人中受西方影響的知識份子,是絕對少數。當有人批評皇室干預政府行政是破壞君主立憲制時,就一定有「皇民」跳出來指其言論是“叛君”;有人質疑領袖的誠信,就會被抹黑為「民族叛徒」;對回教提出思辨,更是下地獄的死罪。整個民族被「主從」思維牢牢捆綁,如何能有效繼承英國人留下的民主體制?

再來,華人和印度人也不見得長進多少。這兩大社群,在政治`經濟`民生上固然被邊緣化,自己不斷矮化既有的公民地位卻長期是主流意識。警方收賄不當值,治安差嗎?沒問題的,自己設立保安;學生不能上本地大學?沒問題,自己籌學費去外國;不能學母語?自己籌辦學校;宗教場所被拆掉?沒問題,政客出來表演加媒體上握手言歡,搬到偏遠地點吧!沒有「土著」特權優待?沒問題,反正習慣了當二等奴民,不爽就移民咯!對於Dan lain-lain族群,連討論的版位也沒有,公民?先搞一張身分證吧,不然連外勞也不如啊!

本來當主人,最後淪為「皇民」`「賤民」`「無根游民」,完全是國陣政府的錯?不,巫統和它的爪牙們,只是浮在表面的結果,真正核心問題在於人民的心態。

為何Bersih系列社會行動會引發社會主流的追捧?因為它是快樂抗爭(看網上的selfie)`它不暴力(偽中產最愛自稱和平理性)`它強調維護現有體制(不斷強調不推翻政權)`它只針對個別領袖(劏雞啊)`它有道德光環(兼愛國陣中人,辣妹不受歡迎)等等等。。。一連串只反貪官不反皇帝的論述,完全符合上述的奴民心態,怎能不受「市場」歡迎呢?

縱然千般不是,Bersih依然是`至少現在還是最能動員大眾的社會運動。要改變人民的「主從」`「奴民」心態非一時三刻能做到,至少它能做到迫使每個人都往問題看或提出疑問。有疑問就可能延伸尋找答案,踏出公民意識的第一步--懂得自己的權力。

網上針對該運動的吵鬧,對我而言就是推動言論自由的種子,公民不僅僅是懂得自身權力,還需要不斷表態,是--不。間。斷。地。表態,哪怕是質疑社會運動`質疑政府權限`質疑政治人物操守`無論網上還是主流媒體,無論立場偏左還是右,都應該不受牽制地提出來。不同意嗎?你就盡情批評吧!不必隱惡揚善`不必惺惺作態`要學習暢所欲言,習慣被質疑/批評,甚至辱罵。一個多意見吵鬧的社會,不正正是我們嚮往的多元社會嗎?難道單一政黨`單一意識形態`一言堂才是我們要的?

很多人把包容掛嘴邊,卻不能接受某政黨領袖`某個社運或皇室成員被評擊,這種粉絲心態不剔除,就無法理解公民這身份,不能理解就更妄論捍衛了。Bersih不是唯一的抗爭真理,要改變國家從改變自己開始,我們要認清公民身份,要限制政府的權力而不是限制自己,要不要上街?當公民還是酸民?。。。Up To you,無論菜鳥還是老革命,國內還是海外,用自己的方式,勇敢表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