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Monday, June 30, 2014

7.1-再見。香港

1997年7月1日,是香港歷經155年英國殖民地後,主權交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重要日子。當年,在全球華人圈子裡,是歡騰多於猜疑的。十七年後,歡騰不再,剩下的只有風雨慾來的肅殺之氣。

雖說英國人殖民香港在道德上站不住腳,但是也因為英國的殖民,通過引入廉政`懷柔管治和開放商貿,把香港這漁村變成享譽全球的金融中心及東方之珠。無論文明程度`社會制度都具有國際水平和視野。反觀中國大陸的發展也只不過是近二十年的事情,雖然經濟快速成長,但文明程度嚴重落後於世界潮流,不斷輸出暴發戶式的“發展”和劣質文化,惹人反感。可以想像,香港和中國這兩個完全不同的社會,硬要擺在一起,衝突是在所難免的。

十七年過去了,香港人並沒有因為回歸祖國沾到多少便宜,反而失去了更多。從董建華`曾蔭權到現任的梁振英,特區政府的權力不斷被架空,中共從遮掩的操盤到今天發表白皮書,公開的宣布對香港全面管治,“一國兩制”實際上壽終正寢。香港人見證了所謂的“港人治港”,只是從商人到官僚,再過渡到今天的港共政府,香港高度自治只是春夢一場。

然而還有很多政治意識不強的香港人,並沒有察覺到中共已經一步步逼近,“京人治港”只是時間問題。中共其實在97之前就已長時間經營,通過統戰`收編和成立政治代理人,在香港埋下伏線,只等待時機成熟。

現時香港的廉署`警方`立法會已淪陷,只剩下司法獨立這一環,苟延殘存。廉政公署之前爆發署長在大陸喝茅台接見京官事件,令多年的廉政亮紅燈。另外警方也收緊政策,鎮壓及逮捕大量示威人士,並發生在警車內暴打被捕人士和警方進入立法會佈防的醜聞。而立法會也不樂觀,親中共的建制派已經控制了過半票數,泛民主派內部分崩離析,最近更爆發無任何人民授權的財委會主席,非法通過政府撥款,以發展香港東北地區。更絕的是此人竟然是某地產集團的高層,有嚴重利益衝突。立法會場外也爆發警民衝突,英國人遺留下來的警民互信已經蕩然無存。

香港學者之前也因不滿特首政府出台的政改方案,沒有公民提名和加插提名委員會,憤而提出若政府不修改符合港人意願的方案,將「佔領中環」。此舉迅速獲得了廣大市民的迴響,雖然之後學者和社會各方面出現意見分歧,最後依然過濾出三個各方可接受方案,並舉辦電子投票,獲得近80萬選民響應,說明了港人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間接是投了對中共伸手干預的不滿。而其中學界更明言,若特區政府不聽民意,將會在一年一度的7.1大遊行,提前「佔中」,圍堵政府大樓以示不滿。

在臨近7.1這個本來應該歡慶的日子,如今竟然變成港人爭取自由民主的日子,中共看在眼裡肯定不是滋味。至於會否出動大量警力鎮壓,還是靜觀其變?各方都有不同猜測,不一而足。甚至有人猜測解放軍也可能出動,以中共的脾氣,鎮壓幾乎是肯定的,只是用力強弱問題,事情如何發展沒人能說出來個所以然。但香港逐步變質,已經到了不可挽回的局面。

身在海外的華人,我固然不想中共干預香港,因為香港如果變成和大陸城市一樣,那就喪失了她獨有的金融中心的地位,除了不利於中共高官利益,也不利於中國在國際上的聲譽地位,就算是暴政的民主櫥窗,香港也應該保有她的獨特一面,而不是劣幣驅逐良幣,用大陸的劣質文化「統一天下」,中共高層明智與否,且待7.1後再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