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Monday, March 28, 2016

你,值得擁有?

上篇文簡單提及“由下而上”的公民意識,有朋友留言提問,藉此文繼續探討。

民主政制中,選舉只是最簡單直接的授權方式(雖其由來並不簡單),讓代議士進入議會,反映人民的意志,達致最低成本的政治操作,以限制政府統治人民的權力。是的,我們的代議士義務,是進入國會(立法會)辯論,以達致對人民最大利益的局面。政府只是執行者,不是仲裁者,更不是立法者。代議士是民意代表,主要功能是--限制政府權力。

之前曾略微提及“直接民主”,為何很難執行?主要是人口眾多且分佈散落,得花高成本才能完成,故此,只符合小國寡民高密度地區,如:瑞士和古代雅典城邦。避免政治無法運行,代議政制才成了全球大部分民主國家的選擇。為了避免代議士挾持民意,甚至和民意作對的狀況,有人提出對於代議民主`直接民主外的反思:審議民主。這種想法,對於公民意識低落`喜愛崇拜政治偶像的威權社會,猶如隔靴搔癢。

在一個沒經過政黨輪替,依賴政客“帶領指導”下參與政治事務;資訊缺乏流通開放的國度,連代議政制都搞不好,還要審議?當然,我們得一步一步走,漸進國家的改革。但若革新的力量混進了砂石,我們是否應否忍住不發聲?公共知識份子看到在野黨不務正業,拋棄原則跑去和前獨裁者”聯手救國“應該譴責嗎?或某些領袖寧願僭越憲法,要求元首干預廢除首相
也可以接受?又或許在野黨領袖可能涉及利益輸送,為了替換政府也得暫時壓下?或者乾脆把這些問題都歸咎國陣的詭計就行了!罵人馬華民政狗就打住了,沒有論述,沒有辯證,再質疑就打出腐朽口號:國陣不倒`人民吃草!然後。。。就沒然後了。

我們的長期民主發展,難道就停留於自High式口號`沒有理性對話`投了一票就等五年後才來當“老闆”`無視地方議題的審議推進嗎?我們的民主發展不只是掌控在少數政治菁英手中,應該是越多公民參與越好,哪怕是小至地區民生到國家政策,都應該通過不斷質詢`對話`溝通辯論`達致大家都滿意的方式推行。潘永強曾經說過政黨輪替發生後,人民將面對政治精英的背叛,有多少人聽懂這玄機?民主速食就是目前在野黨不斷喂予國民的,不用理會地方選舉`不必懂太多憲法和正義`無需公民教育因為太艱澀等等。。。換了才來算吧!我想問:選民和在野黨,誰比較焦慮?如斯素質,叫我們如何放心把國家前途交付給你們?

那些想罵的人忍一下,轉過來看執政黨的不堪。納吉獨裁是青出於藍的,最大的推手就是老馬!連他的兒子也打開口牌:即使雞頭倒台,一定要巫統當政!間接證明了“救國聯盟”最後議程,是為了維繫巫統當權而背書!這難道真配合“兩線制”的概念,是為了保住國陣在遊戲內的玩法嗎?在野黨不是希望推倒巫統嗎?ABU運動是玩假的?整個憲法`司法`立法機構,已經被國陣多年來的蹂躪,變得破敗不堪,必須堅持制度改革,才能看到真的出路,而不是權宜之計,擁抱暴政反暴政,這是哪門子的策略?再玩一次“打入國陣`糾正國陣”嗎?倒雞若成功了,這些和老馬手拉手的在野黨政客,如何自圓其說,對付老馬的黑金帝國及其朋黨?還是I Help U, U Help Me,大家笑笑有默契的當沒事?而那些很超然`以前不斷批評老馬政權的知名政治評論人哪裏去了?你們會否站出來表態?還是你們接到黨中央命令,不准對外發言,要“統一口徑”乎?

看到某政黨開動文宣部,到處在網絡辱罵相反意見的人,不斷做粗製濫造的圖來宣傳其議程,真的很噁心。我們的民主如果只有這種爛素質,公民意識欠奉,製造一堆紅衛兵或粉絲搖旗吶喊,能跑多遠?公民社會也參上一腳,為老馬議程抬轎,說好的改革選舉制度呢?對於持異議者打壓辱罵就很尊重民主,多元政治?友人的一些激進看法,讓少數族群也有強硬的聲音,其實是在拉闊整個政治光譜,讓我們不至於墮入和理非非的僵化思維,因為我國沒有平權!是名副其實大多數暴政的代表,又有多少人意識到呢?

民主,你真的值得擁有嗎?




Tuesday, March 15, 2016

真。大局

大馬政治其實不難理解,只是表面太多假象,擾人視線。

政治研究學者們總愛以選舉角度切入,輔以資本或社會`國族`民族`種族官僚主義來概括大馬的政治格局,結論很學術性,多半指馬來西亞是威權政體和半民主自由國家云云。較少人從一個Top -Down“由上至下”或Bottom-up“由下至上”的角度去看。我國實際上只有由上至下的政治格局,無論朝野都奉行這個不能逾越的「默契」。近期發展的局勢,再一次印證我們缺乏由下至上的視野。

老馬主導下救國聯盟組成,民間出現兩極化情緒,許多唯希聯馬首是瞻的文膽無所適從。一些急忙轉態粉飾`另一些保持「超然」旁觀,最賤的一些則以「政治策略」試圖矇騙。本應受法律制裁的獨裁大魔頭,變成了愛國老人接受掌聲。當政二十多年種下的惡果要全國長期承受,現在反過來「救國」,真夠黑色幽默。

明眼人都看出他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其黑金帝國,推他兒子上相位。所謂的「倒雞」`「救國」只是幌子。偏偏我們偉大的在野黨領袖,卻以「策略」之名背書,棄原則不顧,上演「大團結」鬧劇。然後底下一大班護主心切的蠢人為其尋找藉口,讓人嘆為觀止。Top-Down的決策偉哉,底層選民負責搖旗吶喊就好,讓偉大在野黨領袖帶領大家出紅海吧!那雞固然可惡,但老馬絕非善類。所謂結合魔鬼倒撒旦,最後倒楣的還是人民。

另外,近期有人因不滿在野黨領袖不斷逆民意而行,提出下屆大選投廢票的說法。隨之而來的當然就是留言攻擊和抹黑。將「投廢票」說成是國陣議程,甚至是馬華民政主導,分散華裔選票的詭計。這種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維,反映出我國人民普遍缺乏了自己的獨立思考,對民主缺少想像力,沈醉於代議政治的侷限。政黨人士甚至搬出「國家大局」招牌,批評投廢票違法,膚淺情緒化。這種說法顯露「投廢票」擊中代議政制要害,尤其令在野黨非常不安。若有部分選民情緒真的化成廢票,在“勝者全取”多數代表制度下,讓他們下屆「改朝換代」的期望泡湯。故此,他們口中的「大局」除了是國家變天外,更是政黨存亡的「大局」,更是排除小黨(如:PSM)他日加入競爭的「大局」。

上述的「大局」和人民期許「大局」有重疊,也有相悖之處。就如「投廢票」運動中有馬華民政孬種加入「抽水」那樣,都是Top -Down對於Bottom-up政治醒覺的反動。人民對於未來的美好想像,不再只是寄望政客帶領,而轉為主動參與和發聲。這是從政者最不願意看到的,因為公民意識的覺醒,正是政客他日登上權力大位,必需小心翼翼照顧民意,如履薄冰之惡夢開始。當然,現階段提出「投廢票」個人認為言之過早,但站在公民的立場,時刻擺出質疑的態度是重要的。務必讓政客們對民意不能完全掌握,你手上的選票才有價值。這點檳城的選民應該感受最深。

同理,對於老馬主導的「救國盟」議程,就算我們提出異議會受圍剿和抹黑。即使是少數,都必須堅持質疑,讓這個「聯盟」不會冒然作出違背選民意願的重大決策。老林不願意披露他們在「倒雞」成功任何的後續行動,證明還有其政黨考量。由下至上原則來看,人民無需為任何政黨著想,因為從政者必須提出各種改變現狀的可能,人民Buy就授權執行,不Buy的話政客就必須推倒,重提新議案,期望選民青睞。

由下至上,公民懂得自決才能驗證主權在民,「國家」這概念才能完整實踐。沒有人民,「國家」只是淪為欺壓`奴役人民的機器。政府的成立,必須建立在人民授權意志上,不是政黨意志。我們的憲法,必須是制約政府的權力,不是人民的權力。如果憲法精神已經蕩然無存,無需盲目遵守,理應推翻重立。只要明白這邏輯,就能撥開迷霧,看清政客們每次言行背後的議程。政客的部署不應是我們去擔心的,制度上不改,變天只是換湯不換藥。為其搖旗吶喊,只是加強他們漠視民意的傲慢。

回顧歷史,Top-Down政客操作下,人民被Spin去接受“兩線制”,之後兩線制破局,現在兩線制的界線已經模糊不清,朝野政黨身份隨時切換,爭奪統治權。馬來霸權`回教凌駕一切`皇權干政卻沒人願意觸碰,維護這個破敗`搖搖欲墜的君主立憲制,將人民壓制在「國家團結大義」之下,這才是朝野真正的「大局」,其他說法只是各自政治議程。推倒霸權,不是建立另一個來取代,在這前提下,我寧願當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