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給三不館

Monday, December 30, 2013

倒數,倒輸?

臨近年末,許多人也在計畫大搞倒數Party或聚會,湊湊熱鬧。大馬的社運也要來2013年最後一炮--反百物漲價大集會。用示威來結束2013年,聽來也覺得過癮。不過,是真的單單去站一下,喊兩句口號就收工回家睡覺?那麼簡單?

當然不。

其實,自從428的Bersih大集會之後,本土社運就已經有嘉年華化的趨勢了,反了一大堆結果就是不了了之,沒有後續行動,更甭提法律程序的手段,似乎我們“某些”社運份子正在建立“一盤社運生意”,而這盤“生意”不容許別人異議,也不許新的“投資者”進入,獨霸天下。在沒有其他人的參與下,才能塑造個人道德光環,方便日後參政進入權力遊戲。

要成功的絆倒不公的政策或危害人民的基建投資,除了通過集會讓社會大眾覺醒以外,我們還有甚麼可以做?當然有!且看台灣和日本反核運動的進程。

台灣民眾自發性反核在近幾年,有增無減,並成功阻止立法院通過公投法案,起因是台灣政府希望用公投法為核電廠開路,訂下必須有超過50%人民投票才算通過。這比選總統票數還高的門檻,簡直就是為核廠合法性背書。台灣民眾自三月來,通過網絡社交媒體和”每周“在自由廣場舉辦活動,終於讓民意逆轉,八月份一份有關台灣社會發展趨勢調查報告顯示,有70%民意反對發展核電。

而日本方面,自福島核災事件後,民眾如火如荼在全日本舉辦反核運動,11月中,在東京西南的濱崗有3,500人以人鏈方式包圍核電廠(不是放火),而在福崗縣的福崗市,有1萬5千人集會遊行。日本電視台NHK最新民意調查顯示了七成的人認為應該減少或停止使用核電能源,使日本一向自稱平和使用核能的神話破滅。

反觀我們呢?稀土/煉金廠依然操作生產,南部煉油大計畫沒停止過,反對聲音不見了。好了,現在另一個課題出現,大家又非常High的去反對,政客出來抽水甚至撇清關係,奸商趁勢詐錢,集會嘉年華再度預演,反對的是甚麼,已變得不重要了。

今晚的大集會,網民已經鬧哄哄,(卻忘了今晚倒數的人數超多,意外慘劇隨時發生)示威遊行完了之後,如果政府不妥協,還發生任何不愉快的損傷,我敢問一句:主辦的SAMM有甚麼良策應對?回家種辣椒還是番薯?

當然,未免被無知愚民標簽我是走狗公賊,對於有意思去參與的朋友,我還是一句,黑衣照穿,瘋喊口號之際也注意一下自身安全,可以的話邀請親朋好友,共襄盛舉,不好單獨衝前去當英雄,你不是V煞唷!預祝:新年示威愉快,來年繼續自High!耶~!

Monday, September 9, 2013

回来八一下

其實真的很累,505大選後我一直提不起勁寫東西。看著選後朝野互相攻伐,到各安天命。在野黨似乎也接受了自己以51%多數票”落敗“的命運。人民眼白白看著自己的選擇被糟蹋,也無可奈何,還有人自我安慰五年後捲土重來。。。拜託,你被人操了還去自買藥膏敷傷,然後可憐兮兮的說:“感謝光臨,下次輕一點嗎”?

時局之後的發展也很有趣,在野黨裡面的派系開始忙於內鬥,各出奇謀借大選的“戰績”準備在黨選更上一層樓。邊緣人也插上一腳,準備領功行賞,進入權利核心,頓時戰雲密佈,風雨慾來。

另一邊廂,國陣也非省油的燈。立馬巧借各種名目(宗教/電影/媒體/教育。。。等等)反攻,把結構性的社會問題一一化解`轉移成為大馬最容易挑動神經的課題--種族。一旦提到種族和宗教,在野陣營立馬就像洩了氣一樣,投鼠忌器,無法反擊。好像人民選他們出來,就為了看他們的窩囊相。

網友也很逗趣,除了一大班粉絲團不斷吹捧“分享”他們大神的“功績”,偶爾有些酸溜溜的狗腿出來酸兩句。剩下的也只有小眾評論,兩三只小貓敷衍,花生友外面圍觀潛水。。。一切“恢復正常”,各自沈淪。

看了以上種種,我實在想不到理由不泄氣。也想不出理由要繼續呆在這蠻荒之地,看牛仔生番互片。麻煩有識之士相告,還有什麼鳥理由,讓我放棄小新的工作,回到老巢?(順便廣告打一下,有妹子吃不完的帥哥,麻煩指間漏一下,感激不盡。。。)


Thursday, April 25, 2013

光頭霹靂金寶講座會通告

Botak老大正式下海,到霹靂金寶擔任民主行動黨金寶國席候選人-許崇信醫生和雙溪古月州議席候選人-梁卓經律師政治講座會的嘉賓。有興趣的朋友請留意以下時間地點和細節,讓我們一起猜猜這個光頭博士會爆粗嗎?敬請期待!

謊言與事實

人的習性是很有趣的,尤其對未知的事物都有一份莫名的恐懼,難以言明,卻常常縈繞。每次看到火箭`公正和回教黨領袖很辛苦的解釋他們的政綱,不斷澄清主流媒體的抹黑和誣衊,我都忍不住喊一句:干!為何需要這樣!

本來正常的民主國家,公開辯論是家常便飯的。媒體都站穩自己立場,就算批評對手但很有風骨的維持了專業和報格,很少會扭曲事實。領袖無論怎麼闡述自己的觀點,也不會煽動仇恨,尤其種族和宗教問題,而我國卻反其道而行,重點在煽動,政策擺兩邊。

國陣的領袖常常掛在嘴邊那幾句--回教法啊很恐怖,砍手斷腳,還不給你喝酒吃豬肉。回到馬來人群就說:火箭是華人黨,一定把大馬變基督教國,馬來人吃草。。。云云。你繼續追問政策,他們就丟下一句:辯論不是我們的文化!媽啊~這是石器時代嗎?我納悶的是,我國人民在國陣眼底下真的。。。那麼死蠢嗎?還是國陣還當今天是60年代?派米??

雖然我很樂觀,經常都表明對民聯的信心,但還是為我國人民的素質捏一把冷汗。我不是故意要取笑人民傻嗨,實際上還真多。

先看種族問題,國陣常常玩的就是在不同族群說不同的話,原因是族群之間缺乏溝通。馬華常引用吉打`吉蘭丹州為例子,說回教黨執政下,華人處境很慘。拜神豬肉酒賭博全部禁止!這招以前或許好用,可現在已經是網絡年代,當地人用照片事實反駁,這謊言就破功了!可惜,這些事實往往傳達不到去很多人的耳朵。謊言說了一百次就變事實,還可以登全版彩色廣告,證明還有傻嗨會信。

伊斯蘭黨全國競選的國席70,佔全部222席位不到三份一,無論怎麼看也不可能推行回教法。就算加上公正黨的議席要148也就是三份二,才能通過。不要忘記,還有國陣的票呢?他們會全數贊成嗎?這事實只要會簡單數學,就能解答。偏偏就是很多人聽不懂,也不問一下上網的年輕人,還去信馬華的那套,不是傻嗨是甚麼?還有,2001年老馬宣布我國是回教國的時候,底下一眾嘍囉噤若寒蟬,現在還有臉指責別人推回教法?那時候網絡不盛行,我們都是看主流媒體知道的,難道忘了嗎?怎麼現在卻害怕起來?當時扮無知還是。。。?

我們不去看甚麼憲法153條文,也不去談憲法裡面清楚說明我國是世俗國的事實,這些對普通市民來說,太複雜。可是,我們難道感受不到宗教的不平等待遇?廟宇宗教場所被拆時有所聞,沒有人會問--為甚麼嗎?不問也有眼看吧?

董總`教總`華社資料中心等機構每年都跟進和公佈,從小學到中學的數目和情況。關閉還是搬遷,全部都有數字紀錄的。怎麼聽馬華說他們對華教有功,就馬上相信?有去比較一下嗎?人家講你就信,自己的兒女考7A或者8A就哭哭啼啼敲官老爺的門,有去想想為何單純的教育會變成問題?為何不是因材施教?教育政策誰訂的?馬華是執政黨也,政策不對不去鳥它還去敲門哭訴?低聲下氣的爭取?然後大選到了,說‘考慮’承認這個那個,說大選後一定可以。。。一堆說了50多年的謊言,還有人信,你告訴我,這些人不是傻嗨是甚麼?(還有傻嗨的代表去握官老爺的手吶,天!)


說到最直接的貪污問題,國陣從以前的否認推搪,到後來逃避回答。而今天馬華總會長蔡CD親口說貪污與否不重要,還舉例中國非常貪腐卻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直接承認了國陣有貪污的問題,而且還很嚴重。拿馬來西亞和中國比就像蚊子比大象,但是數字會說話:

全球金融誠信調研(GFI)所公佈的報告,2000-2008年期間資金非法外流最嚴重的國家為:
中國冠軍-2.8兆美元,馬來西亞排第五,流出了2910億美元,如果算人口比例,我國卻是”第一“,人均外流黑金達1萬780美元,恐怖嗎?人家是十三億人口的大國,我們只是蚊子小國,卻比中國還貪腐!所以,納吉上台這幾年高喊“反貪腐”絕對是謊言,但是還是有一群傻嗨說:“我國在轉型了,給點時間!”是多給幾年這些大鱷繼續貪嗎?

你看,德國納粹宣傳部長的名言:“謊言重複一百遍就變成真理。”用在我國真是屢試不爽,這麼多年我們習慣不思考`不關心`不理會`也不行動,最後就煉就了一身的“傻嗨神功”,希望這次“傻嗨神功”的效應能減到最低,至少不要進化到蠢嗨啦,拜託了!

Monday, April 22, 2013

逃離政治vs娛樂大眾

大選提名日過後,各個黨派之間的鬥爭和獨立候選人事件,看得我有點累,各自有其說法,也不想評論。公道自在人心,就讓選票說話吧!今天就來點輕鬆的。

國陣掌控了國家整副宣傳機器,加上財宏勢大,理應在文選戰上面盡佔好處,可惜現在已經是網絡世界,國陣維持了多年的老套宣傳方式,逐漸失效。除了丟出老掉牙的發展牌外,恐吓選民就是僅餘的招數。尤其是國陣內的華基政黨--如:馬華,更是樂此不疲。

由於長期處於當家不當權,任何能決定國家前途的政策,都是巫統主導,馬華連屁也不敢放的情況下,唯有避重就輕的回應人民,凡是和華文教育`治安`公共交通等課題,一貫是推諉和蒙混。自納吉強勢上台後,馬華更淪為首相小粉絲,除了舉牌“I LOVE PM”宣誓愛意外,政績蒼白無力。現在大選到了,怎麼向選民交代呢?最好就是選擇逃離政治,靠輕鬆文娛家常便饭,忽悠选民一番。

先來看看一些經典的宣傳海報,內容除了噴飯,還是噴飯。有歌王Wanna be候选人,有前美后,还有厨王!呃。。。是很有創意啦,雖然,和我們要選有擔當的議員是沒有直接關連的。
除了以上非常有‘創意’,但很‘騎哩’的候選人外。曾在之前KiniTV,聽馬華中央干訓局執行秘書長林聰明說過,馬華集合了許多人力物力,街訪調查和分析,做了大量的工作。想必是胸有成竹,在文宣戰上橫掃在野黨,結果除了上次說過的《三字經》廣告,還有以下這些驚人的新作:
最搞笑的當然不只是平面廣告,替對手免費宣傳外。他們還向多媒體進軍,勢必迎頭痛擊反對派,結果是出了這樣的大作:

嗯。。。終於明白國陣為何需要我們投選了,他們勁歌熱舞,娛樂大眾,還照顧我們口福,讓我們乏味的生活增添情趣,還讓我們眼球飽嚐豔福,真是功德無量啊!

所以,聰明的各位選民,那些喜歡唱歌跳舞的小丑,讓他們去街邊舞台跳個夠,我們庄嚴的國會就留給有責任的議員們為我們爭取權益和捍衛正義吧!謝了!

Wednesday, April 17, 2013

去愛與被愛的邏輯

和愛情有關連的格言太多,主要是說兩個主題:去愛和被愛。普羅大眾的看法通常是-兩者不是對等的關係,一定不平衡。去愛一個人的一方很‘吃虧’,被愛的人很‘幸福’。這,不一定對。

網上看到有人說得很棒,當文抄公:“要在愛和被愛的二元分野上討公平,其實是自作自受的痛苦。別先看對方如何回報你,愛是否能平衡,重點不在是否公平,重視公平的基礎是交易,但愛不是交易。愛的基礎是付出,付出的能量是純正,自願,包容,分享的話,付出的當下便已完成它的價值,不用為被愛計分。”

簡單分析,就是說-把完全不符合理性和邏輯的感性`情緒,放在付出=回報=公平基礎上,完全站不住腳。所以,天下的癡男怨女才會搞出這麼多悲劇。對了,這到底還是情情愛愛的東西,就算是悲劇也只關係到兩人,旁邊的當觀眾。但是,換成是政治角度,嘿嘿。。。就很有趣了。

姚長祿今天就他不被委託上陣旺沙馬朱發表了怨婦論:“我是愛馬華,愛國陣。但無奈的是,馬華和國陣都不愛我。”

姚說的話,很明顯是感性和情緒化的。前半段他宣誓了對馬華/國陣的-‘愛的宣言’,絕對符合他的‘始終如一‘情感。我們回顧在2001年,馬華因收購南洋報業集團事件,引發了史上最激烈黨爭和丟椅子武鬥。姚當時是支持林良實A隊的先鋒大將,寧願背棄華社言論和新聞自由等價值,擁抱黨的主流意識,絕對是敢敢去愛!

再來就是308政治大海嘯,姚氏僅以150票之微飲恨。結果他愛國陣愛得非常深,不但沒有跳槽當青蛙(反而勝者黃朱強做了青蛙),還貫徹了他忠貞的情操,換個招牌,以“拿督姚長祿服務中心”繼續服務人民。愛的如此之深,的確讓人動容。

但是,政治不是如愛情般感性和情緒化。政治也是理性和邏輯的,更是建立在交易的基礎上的。姚氏想必沒料到,多年來的一往情深,換來的竟然是負心拋棄!敢敢去愛卻得不到被愛的回報,真是情何以堪?

再文抄一段:“自愛的人不乞求被愛,反而會樂於把自己豐富的愛向別人分享,因此,自愛的人會平易近人,讓人喜歡親近,因為你的愛帶著很強的感染力。

等待被愛的人是焦慮的,自愛愛人的人是平和的。能愛便能被愛,愛是自然的發生,強求不來。”

姚氏應當馬上學習做個’自愛‘的人,放棄五年一次焦慮的等待被愛。要知道,愛是自然發生的,拉布條抗議喊話,硬硬強求,人家只會當你是傻嗨。

Monday, April 15, 2013

鴕鳥和鵪鶉

大選在即,原來有很多人是打算不投票的,連選民登記也沒做,自動棄權。今天寫這篇,不是要責難這些人,他們有各自的自由和理由,我想說的是心態。這些心態,連身在政治圈的人都逃離不了,更何況平民百姓。

先說兩種鳥類:鴕鳥和鵪鶉。

鴕鳥乃是世界現存體積最大又不會飛的鳥。體高2點5米,體重達150公斤,強勁雙腿可奔跑每小時65公里。雖然如此,很多人對這只鳥更傾向負面的評價,如:‘鴕鳥心態’`‘鴕鳥政策’等。用來比喻人面對壓力和難題的時候,視而不見或選擇逃避,沒有去勇氣解決。我看到的另一面,反而人很多時候除了選擇逃避`缺乏的更是--自我認定的價值和責任。

愛爾蘭劇作家蕭伯納說過:”除非你把愛國主義從人類中驅逐出去,否則你將永遠不會擁有一個寧靜的世界。愛國主義是一種有害的、精神錯亂的白痴形式。愛國主義就是讓你確信這個國家比所有其他的國家都要出色,只因為你生在這裡。“。

舉這句名言為例不是叫你放棄愛這個國家,反而是要你認清你的責任所在。如果你沒有選擇離開,請妳盡你身為公民應有的責任,用選票表態,哪怕投廢票,都是一種表態,而非棄權。除了國民的身份,你也該是個有尊嚴的人。

有的人也喊道:“難道我選擇不投票不也是一種自由嗎?”,那蕭伯納另一句名言你得聽聽:“自由意味著責任,正因為如此,多數人都懼怕自由”,你自動放棄表決,是因為害怕社會得到更大的自由後,你得負上點兒責任?那你要追求心中的自由,卻放棄了能帶給你改變現狀的可能,也太反智了吧?

來說鵪鶉。這種鳥生性膽怯,不喜成群結隊,因為體積小有偽裝色,潛伏在田野平原,一旦遇到威脅驚嚇會尖叫直飛而去。華人就常喜歡用此特性來比喻一些膽小和怕事的人。除了膽小,其實,這些人更善於’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潛水`神隱就是他們的專長。

他們慣性的用語:”誰做政府都一樣的啦,我們小人物能做甚麼?和我無關啦!“這台詞後面就是一種對現實的鬱悶和不滿,卻找個不想奮發的理由,甘於做他的隱士高人,不吃人間煙火,威脅就自然遠離。經典的另一句:”不要搞這樣多事,萬一亂怎麼辦?“,而拋了這個龜縮問題後,通常是一陣怨歎。然後把頭縮回去,繼續扮睡。遇到這種人,應該勸他移民去火星,地球對他們來說太危險。

所以,看到了為何我們會讓一個暴政存在50多年嗎?不是因為它厲害,是因為這種傻嗨,實在太多`太多了。噢,我是在說‘鳥’話,人,自然可以不聽。

Thursday, April 11, 2013

誰欠誰了?

五十年可以成就甚麼?

第二次大戰後,日本可以从一个战败国,勵精圖治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日本製造,成了世界一股不能忽視的力量。世界大佬美國登上了月球`黑人取得了平權,還追加總統一位。韓國雖然歷經1997年金融危機,但是今天,他們的製造業緊逼日本,手機和汽車更是全球大賣。台灣從獨裁到白色恐怖,抗爭到政黨輪替,今天台灣人享受著民主的成果。中國,雖說是共產獨裁政權,也順應了世界潮流,大搞經濟改革,射火箭搞奧運,晉身世界大國之列。連鄰國新加坡,沒有資源`缺乏土地,都能一躍成為世界矚目的‘小龍’。

我國呢?

本來一個人口相對稀少,土地廣闊,資源豐厚的小國。沒有甚麼天災`沒有戰亂。五十年來,只有人禍。人禍的根源,是出了一個以種族政治分庄掛帥的黨團-國陣。50年代,是風起雲湧的年代。赤化威脅著遠東殖民地的安危。英國百廢待興,不得不放手。一手造就了聯盟(國陣的前身),而這個延續種族分而治之的黨團,竟然可以統治馬來西亞這小國超過半個世紀,還真是一個悲劇。

更加悲劇的是,五十年後的今天,還有人認為我們虧欠了國陣。

對,我們很感激先輩們努力不懈爭取我國獨立。(當然也該包括馬共的付出)我們也感謝許多領袖們大力發展國家,讓我們可以免除飢餓和戰亂。

但是,人民是有繳稅的。

還有,國陣不等於政府。國陣只是人民授權管理國家的公僕,絕對。是。可。以。被。替。換。的。

連這個簡單的概念,很多人都搞不懂的時候,要求人民要‘感恩’的政棍就可以橫行無阻了。

今天人民所面對的,除了溫飽等基本問題外,教育`公共交通`通脹`居住`環境污染`新聞自由`人權`貧窮。。。等等等問題,又是誰造成的呢?是人民自作自受的嗎?人民授權給國陣超過半個世紀了,這麼多問題解決不了,還說人民欠國陣了?

如果說人民虧欠了國陣,我們來看看。國陣和其朋黨,幾乎壟斷了全國的商業活動。國陣領袖們個個住豪華大房子,吃的是山珍海味。領著國家的錢出國遊玩,連帶家人也雞犬升天。這些人還囊括了土地,人民被趕出家園。他們出入有警察開路,保鏢護航。人民出門就要心驚膽跳,他們把兒女送出國外受大專教育,國內許多孩子對著本地大學望門興嘆。為何是這樣?我們不是有繳稅嗎?我們還繳了過路費`排污費`現在還要自己掏腰包‘維持’社區治安!還不包括臺底交易的‘特別稅’,然而。。。我們繳的稅呢?去哪裡了?

我們到底還要感恩到甚麼時候?

給五十年時間一個黨團,連像樣的國家也建立不起來,人民還得活受罪!


告訴我,到底是誰虧欠誰?

Tuesday, April 9, 2013

三字經

幾天前,在Kini TV上丘光耀在和林聰明交鋒,曾提到馬華並沒有針對性的打文宣戰時,林馬上回應說他們僱傭了大批的人通過網上,街頭蒐集民意又開會。。。云云,丘則諷刺他們連《三字經》也搞不清楚,當時聽了覺得奇怪 ,心想不可能吧,諾大的馬華‘人才濟濟’,連製作短片都有錯誤?為了求證,只好上網看看馬青的‘傑作’。一看就吓到,怎麼《三字經》變成了《弟子規》?前者有人說始於宋朝,歷經幾代才完成。而後者則是清朝康熙年間秀才李毓秀所作,兩者是不同的著作,怎可混淆?難道馬青沒有人會Google?

今早就看到了《當今大馬》的新聞,馬青教育局主任張盛聞:“馬青製作的《三字經》短片獲得熱烈迴響,從兩周前推出直到今早11時30分為止,共有2萬4775人觀看。該短片讓許多人醒覺,我們接到很多電話,許多來自砂拉越的朋友打來詢問”。。。云云。心想,Sarawak如果是要求翻譯,應該不是華人吧?馬華要怎麼翻譯才讓對方懂《三字經》和《弟子規》是兩本不同的著作?如何解釋內容和粗口的關連?

他還說:”許多砂拉越人覺得《三字經》有意義,而且更瞭解丘光耀在2011年州選所作出的人身攻擊。“嗯。。。這就奇怪了,丘明明是罵馬華/人聯/民政黨等等’冚家鏟‘而不是針對個人,甚麼時候政黨等於’人‘了?

接下來,記者問到該片有多少人按‘贊’時,張主任回答令人訝異:’不知情‘。好心的記者還給他補課說多少人按了,叫他解釋。他居然賴民聯組織槍手來按Dislike,這和蔡CD說民聯有職業拍掌團異曲同工,果然青出於藍。

最後出於好奇心,又看了新的兩支短片。站在業餘愛好者的角度,我只能說馬青這兩支短片很粗糙。完全沒有年輕人出現,都是陳腔濫調謹此一招--回教法。片子底下留言卻惹來惡評如潮,Dislike多Like整倍。

哎。。。馬華唷馬華,掌控整副國家宣傳機器日夜洗腦,卻弄不出像樣一點的短片。來,免費給你補課,要贏得年輕人的心,辣妹女優(老蔡最愛)+勁歌熱舞(Ubah男很HIGH)+日韓偶像(宅男御女一網打盡),最重要不要漏掉,真正的‘三字經’--收皮啦!

注:《三字經》短片本來報導的Like是88,Dislike是981。報導出來後變成Like89,Dislike是1331!哎。。。自作孽,不可活矣!

Sunday, April 7, 2013

終極神功

看了丘光耀和林聰明火花暗湧的對談,就瞭解到馬華這個黨的所謂文化,就是華裔歷史悠久的‘醬缸文化大雜燴’的終極體現!



Saturday, April 6, 2013

馬上瘋

不要誤會,不是在談上床的時候突然‘撻Q’昏厥之馬上風。而是指--常常頭風的老嘛嘛,老馬。今天,又再次發頭瘋了。

他今天出席了土權主辦的‘保衛雪州集會’,(咿?雪州不是民聯政府的咩?關你土權巫統甚麼事喔?)並在會上表態支持土權主席豬頭阿里,(太多阿里,取名自外表容易記)在國陣旗幟下捍衛其吉蘭丹巴西馬(Pasir Mas)國席。(抓頭,和雪州有鳥關係?)

老馬越講越爽,高帽繼續往豬頭上套,最後重點說:“如果有很多人像阿里,這國家就有救了。”

噴飯,原來一個高喊種族權益,左手燒聖經,右手打社運,每天窮凶極惡喊發動聖戰的極端份子,在老馬眼中,是真英雄。就連那隻穿上唐裝扮打鼓的雞頭都比不上。

但是,我記憶中。這豬頭阿里並不是那麼可靠。原先他是代表伊斯蘭黨上陣的,並以近9千張多數票贏了巫統候選人。(希望巴西馬鄉親是看在PAS旗幟份上選的,不是他的頭)隨後卻倒戈成為獨立人士,創立土權靠攏巫統,背叛了伊黨。但很多人忘了,他原本就是巫統的人,只是後來被開除出黨。加入姑里的46精神黨,之後再叛變,所以靠向巫統應該是‘回歸’。

再來,2011年的淨選盟709集會,人民是印象深刻了。豬頭阿里聲稱土權將有1萬5千成員會到市區‘蹓躂’,以反制大集會。結果他是豬瘟上身,病倒躲在家。放了組織內的小弟的飛機,害他們在蒂蒂旺沙公園被抓。

而翌年的Bersih3.0的428靜坐集會。這豬頭更厲害,當全部人都以為他會帶人來搞局,他竟然不見人,然後在第二天搞了個主題為“為元首和國家淌下最後一滴血”的集會,帶了300傻嗨曬太陽。還呼籲那雞馬上解散國會舉行大選,不懂當時阿雞哥會不會想把這豬頭幹掉。豬頭和馬華`民政屌臭也眾人皆知的事實,問鄧章耀和CD蔡最清楚。

老馬卻在這個關鍵時刻,卻選擇力挺他上陣,也不管雞頭和其他嘍囉,更無視豬頭惡名昭彰,成為國陣票房毒藥。如果老馬不是腦袋馬上瘋,那請各位給個合理的解釋,我真的想不通。


Friday, April 5, 2013

教育無關大選,乞討才有關

國會解散才三天,國陣矇混選民的伎倆已經層出不窮。最新一單,是國陣政府‘批准’新紀元‘升格’為大學。負責開記招的何國忠還要此地無銀的強調-’無關大選‘。而當記者追問他交批文是否違反看守政府的指南和道德時,何博士還大發官威,當場斥責:”我想,你是不是不太希望新紀元升格呢?“。身為博士級數,在馬華是異數,本以為他必有過人之處,出淤泥而不染,怎知出任部長後還是變成了爛泥一堆,荷花扭成菊花。

阿。。。部長大人,記者問的是--你何國忠現在已經不是部長,憑甚麼身份‘移交批文’呢?人家只是質疑你不能代表高教部,違反了看守政府指南而已啦,關甚麼學院升格事情哩?就算現在有人請妳剪綵,你頂多用‘何國忠’三個字而不能用‘高等教育部部長’的官銜,明白嗎?不要好學不學,去摹仿其他非博士級部長的鳥樣,不配你博士的身份。

還有,大概何博士當官太久忘記了新紀元學院是怎麼成立的。被問到是否能滿足華社的需求時,何博士又變身專業人士,搬出一堆‘標準’`‘素質’等繼續掰,無視‘華社’兩個字。

好,為了‘提醒’何博士,我引用新紀元官方簡介:“在180多年漫长的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历史中,新纪元学院的创办可说是1980年南洋大学被关闭、1982年申办独立大学官司败诉后,华教的另一个新起点。至此,我国华社实现从小学、中学至大学完整母语教育体系的夙愿方得以露出曙光。
新纪元学院是由董教总教育中心(非营利)有限公司创办,由全国热心华文教育的人士集资建设而成的民办大专学府。1998年初开课时,由于空间不足,需要使用货柜箱上课。一直到2001年9月教学大楼及饮水思源宿舍大楼落成启用后,学院空间使用问题才获得解决。
当学院于1997年正式获准开办,以“筹募新纪元学院建设与发展基金”为名义的筹款运动在全国如火如荼展开。当时更扩大原有的建筑物规模,决定兴建教学楼及饮水思源宿舍楼。1999年正式动土,2001年年底竣工。”,如果國陣政府當年‘專業’處理母語教育問題,以上的‘歷史‘根本不可能發生。更重要的是這間學院是完全民辦,沒有動用政府一分一毫,還得承受各種打壓,如果國陣政府不是種族因素,為何不老早就允許開辦?新紀元‘學院’難道在國陣政府眼中和其他商業/法律/醫學,甚至美專化妝院校是同等的嗎?

說穿了,馬華和華教裡面的敗類裡應外合,利用華裔對教育課題的重視,作為一種政治交易,不時故弄玄虛,蒙騙華社的選票。在此奉勸何博士,為了保住自己僅剩的丁點聲譽,立刻辭官故里,不然,最後落得被華社用選票狠狠教訓,臨老過唔到世,叫博士情何以堪?

Thursday, April 4, 2013

看誰才是流氓!

剛進入看守政府狀態的國陣主席那雞透露,在野三黨已經推出一套‘指南’,準備在大選投票日當天製造混亂。他也說道:“選舉應該讓人民作出自由開放的選擇,不是製造狀況阻擾人民。。。云云”。原來,雞腦的邏輯思維,的確是有問題滴。

首先,這次大選被認定是上屆308大選後最受矚目的。原因是馬來西亞很可能發生54年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而執政黨在獨霸天下半個世紀後,很有可能被逼交出政權,那我想問:誰才是最應該感到焦慮的?難道會是在野黨?

在野黨早在四個州屬執政,而且非常平穩。這次要入主中央,靠的是選民投票授權,怎會去阻擾?

政治當然不只是一人一票,這只是民主手段的體現。更重要的是平等參與的權力。人民應有公平`開放的平台接受朝野的資訊,評估雙方的政綱,在不受干擾下以自由意志選出心目中的執政黨。那國陣三番四次用流氓搗亂在野黨的講座,潑漆打人,不正是”製造狀況阻擾`恐吓人民和否定其權利“的行為嗎?

可以預見,執政團體為了保住其岌岌可危的政權,會繼續製造混亂,潛伏在民聯的無間道會不斷湧出作各種指控,無所不出其極誤導選民。

想要分辨誰才是流氓,很簡單。在資訊發達的今天,只需輸入簡單字眼就找到一堆。如果閣下心臟不能負荷,請在醫務人員陪同下,才看以下一堆’流氓‘的罪證。


”稳稳“

馬來西亞的政治圈非常有趣,不時有人搞笑。最厲害的當數馬華總會長CD蔡了。他在前天4月2號向記者透露,指來屆大選“還有一段時間”,第二天就給主子捅了菊花,用行動證明了他這天子第一號”當家不當權“總會長并非浪得虚名。

說回他們馬華的大選吉祥物推介儀式。看到兩只熊貓我差點噴飯,如果不是胸口印有’1馬’標誌,我還以為是中國運動會。而名稱更是一絕--”穩穩“!我懷疑另一隻是叫”定定“~

更絕的是CD在致詞的時候說道:‘”穩穩“是要凸顯大馬在那雞的領導下,與中國所建立的良好經貿關係。。。雲雲’,我開始以為聽錯,難道是時光倒流?2013年了,還在打中國牌?

難怪網上馬上有人調侃馬華是屬於博物館級數的政黨,好該壽終正寢。其實,網民都誤會了CD。那雞四年來毫無建樹的政績,不抬他老爸”馬中建交“神主牌出來,怎麼向華社交代啊?還可以順手拍拍馬屁,逗主子一笑,說不定會隆恩大赦,讓CD佬可以重振雄風(和他小弟弟無關),再披戰袍上陣,不讓老嗡嗡臭美,也是樂事一樁。

而CD當然不會讓他‘男優’之名不保。理所當然的要求馬華黨員打選站時“必須要製造興奮的氣氛”,“播放熱辣的流行曲”,還要“不能成天播放馬華黨歌”,只差沒有提倡競選戰車上面要有美女陪遊,展示”熱辣“身材。最會“插騎”動作的總會長,也不忘叮嚀黨員多插國陣黨旗,以贏得選民的支持~云云。

嗯,明白了。原來政黨不必政績`無須辯論`更不談民生。只管炒氣氛`插旗和勁歌熱舞,低估選民智慧至此,馬華的荷蘭之旅--絕對“穩穩”矣。


Wednesday, April 3, 2013

館子新張誌慶

鄙人館子新張,不打啞謎,就是趁我國大選插上一腳,參與其‘亂’的。

首先,此館子一概用正體字,不會讀的人自行轉換,恕不理會。為何起名《三不館》,當然首要是玩‘食字’,其次是這館子,不賣食物`不賣武功`不是醫館`沒有麻將四方城,只刊我個人喜歡的字`影`音。非喜勿進`誤闖者後果自負。

如想找同好/同志/同學,儘管來,不招待。想徵婚`打架`打屁者,先撩者賤,別怪我。討厭粗口`鄙視立場`厭惡裸體者,請便,火星適合你。

本館重點-不說廢話`不打筆戰`不搞黨派,此為意識上《三不》,不愛中立`不扮偽善`不求憐憫,為潛意識《三不》,謂曰:《三不館》。